为了更好的体验,请使用竖屏浏览
02

导盲犬的艰难养成之路

——探访中国导盲犬南方示范基地

休息时,训导员将导盲犬带到一块空地,它顿时变得活蹦乱跳。 南方日报记者 肖雄 摄

“它不可以进么?”

“不能”

张妙钿牵着预备导盲犬“lucky”,想进入一家大型超市,遭到了安保人员的拒绝。再三解释无果,张妙钿只好带着“lucky”转身离开,但“Lucky”却趴在商场入口的地板上,耷拉着眼皮,不愿离去。

张妙钿是中国导盲犬南方示范基地的负责人。她坦言,许多公共场所不允许预备导盲犬进入,这是训练面临的一大难题。除了一些小型的便利店、餐馆和第一汽车巴士的部分公交车之外,其他类似大型商场、地铁、酒楼,预备导盲犬都被拒之门外。

第二次全国残疾人抽样调查显示,广东有75.3万名盲人。然而,目前省内仅有两只“持证上岗”的预备导盲犬。在此背景之下,2016年6月,中国导盲犬南方示范基地在广州民政部门正式注册成立,现有7只在训的预备导盲犬,7名训导员,一人一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南方日报记者 李业珅 实习生 黎思瑜

不能出错是硬指标

从广州海珠的石溪渡口出发,伴随着马达的轰鸣声,5分钟水路便到了丫髻沙岛,这里坐落着华南首个导盲犬训练基地——中国导盲犬南方示范基地。与对岸的高楼一江之隔,这里格外清静,适合训练。

6月的广州,太阳已经很毒辣。早上7时30分,名为苹果的预备导盲犬趴在地上,呼扇着舌头,等着训导师明子华来带它开始一天的训练。

在一根柱子前面,明子华一屁股摔在了地上,他拉过来苹果,与它两眼对视,目光严厉,一只手拍着柱子,说“No”。

明子华在给苹果做避障训练。一位志愿者戴上眼罩模拟盲人,由苹果带领通过障碍,由于没留足够的通过空间,被带的人撞到了柱子上。明子华讲了几遍,苹果都没意识到。为了给苹果留下深刻的印象,明子华干脆摔了个跟头给苹果看。

感觉苹果听懂了,明子华站起来,又带苹果走了一遍,这一次,苹果带着他顺利通过了障碍。“Good girl”,明子华摸摸苹果的头,奖励了狗粮,苹果摇起了尾巴。

“苹果很聪明,不对的地方能及时纠正。”明子华说,预备导盲犬多是正向训练,上一秒严厉指出错误,做对了下一秒马上表扬。

苹果是一只拉布拉多母犬,今年一岁半,在预备导盲犬的训练中表现突出。在刚结束的导盲犬基地预备导盲犬测验中,她的成绩排名第一,是导盲犬基地的“女学霸”。但即使是学霸,训练中也没有“优待”,明子华对它的要求是“零差错”。

明子华今年26岁,是导盲犬基地的副主任,同时也负责训导员的培训工作。他是专业的技能犬训练师,他训练的赛犬获得过国际大赛的全场总冠军。他觉得“不能出错”是两个犬别训练的不同,“导盲犬是盲人的眼睛,他的失误很可能导致盲人受伤甚至失去生命。”

社会化训练有42项

岛上的训练几乎是封闭式的,训导员和预备导盲犬朝夕相处。早上7时30分,预备导盲犬就要起床准备训练。上午一般是坐、卧、等待的基础训练以及环岛避障的训练。如果上午基础训练完成得好,预备导盲犬下午便可进行岛外训练,否则就要在岛内继续练习。

预备导盲犬的训练严格,淘汰率高。在导盲犬基地,每个训导员手上都有一份训练表格,记录预备导盲犬的训练目标和情况。单是社会化训练就有42项,包括坐、等待、简单避障、复杂避障、不喜叫、不扑人、不追逐等等。

明子华说,导盲犬出门工作是要“带脑子”的,它们要对障碍物做出基本的判断,带领盲人安全通过。

岛外附近的石岗路上,两个路障挡了路,苹果有节奏地停了下来,提醒明子华有障碍。看到苹果的反应,明子华俯身夸赞,格外欣慰。

“在两个路障中间,苹果选择了一个较宽的路,供人通过,这就是它的判断能力。”明子华一直盯着苹果,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脸上掠过一丝骄傲。

蹲着和它说话

“学霸”苹果,当初是最早进入淘汰名单的。

作为一只预备导盲犬,苹果却天生怕人,这成为导盲犬成长路上的致命障碍。其他的幼犬都被送往寄养家庭了,苹果却被列进了淘汰名单。“引进一只幼犬不便宜,导盲犬基地刚起步,不忍心还没试就放弃”,导盲犬基地负责人张妙钿把苹果领回了家。

为了让苹果对人建立信任,感受到平等的关系,张妙钿每次都蹲着和苹果说话,陪它一起睡在地上。数月下来,苹果的状况有了较大改善,见到人不会四处躲藏,也渐渐接受了与人相处。

一年寄养生活结束后,苹果考核合格,可以接受预备导盲犬的训练,张妙钿的心里却悲喜交加。

为了让预备导盲犬尽快投入训练,寄养家庭将导盲犬送回后,不能够进行探视。在导盲犬基地工作的张妙钿不得不更克制。“每次见到苹果我都躲得远远的,即使不得已碰见了也从不跟它对视,时间久了,它现在眼里只有训导员。陪伴了一年的狗,就这样装不认识,心里有种“割肉”的感觉。”张妙钿说,但她比谁都清楚,导盲犬有它特殊的使命。

低薪也不忍离去

除了寄养家庭,训导员是导盲犬成长路上最关键的人。

“没有不好的狗,只有教不好的训导师”是明子华的教学理念。在这位90后的小伙子看来,做一名导盲犬训导师需要耐心、信心和技术。一个动作,一遍不会就耐心的教几十遍上百遍,只要训导员用心,受训的犬就能感受到。

为了感受盲人的走路习惯,训导师会蒙上眼罩进行体验训练。训练初期,训导员摔倒是常事。预备导盲犬能够带着盲人把路走顺,训导员摔的跟头肯定不少。

因为要训练,走路成了训导员的常态。从早到晚,训导员的两条腿基本没闲过,明子华开了手机计步功能,每天都有四五万步,下雨天训练少的话,也有两万多步。

张妙钿告诉记者,她算了一下,导盲犬基地的训导员一年要穿坏三四双鞋。

导盲犬基地的训导员都是20岁左右的年轻人,导盲犬训练基地是公益性组织,工作辛苦,但待遇并不高。但是提到工作,这群年轻人嘴里说得最多的是喜爱。

自幼喜爱训狗的谭宝锋,去年大专毕业,学的是兽医专业,他做导盲犬训导员后才发现,竟跟学校里的专业课老师萨家琪成了同事。

见到萨家琪是在导盲犬基地的产房里,他正蹲在地上给幼犬清理粪便,身上的T恤衫被小狗抓的千疮百孔。为了能待在导盲犬基地工作,他辞去了原来的工作,也推掉了不少待遇不错的职位。

让导盲犬基地负责人张妙钿欣慰的是,导盲犬训练基地的工作虽辛苦,但离职率很低,“大家都想着看着自己培训的导盲犬,一步步走上工作岗位。”

想去更多公共场合训练

由于导盲犬今后要辅助盲人出行,在训练中,需要进入各种公共场合,对预备导盲犬的训练十分有必要。但在广州允许预备导盲犬进入的场所十分有限。

“有害怕预备导盲犬伤人的,有担心它们随地大小便的……”在张妙钿看来,被拒绝的理由更多的是误解。导盲犬多数性格温顺,平时不会犬吠、吃陌生人的食物,定点听口令排便。带上导盲鞍进入工作状态后将更加稳定。

张妙钿决定努力争取更多的训练机会,稍有开放意向的公共场所,她都会积极接洽,希望能有更多的公共场所向预备导盲犬敞开。

作为一个导盲犬基地的负责人,张妙钿要操心的事情还不止这些,资金短缺、专业人才有限等问题都要解决。一条导盲犬从出生到服役,成长需要两年的时间,随后将免费赠送给符合条件的盲人。张妙钿算了一笔账,一条合格的导盲犬的养成,费用约需要将近20万元。

张妙钿表示,目前,导盲犬训练基地主要经济来源是一家地产商的捐助,其他有一些个别的社会捐助和企业的项目合作。对于导盲犬这项公益事业,各界认知还比较少,经济问题制约了导盲犬基地的发展。

“导盲犬事业由于刚起步,所以前期缺口比较大。”广东省盲协副主席陈阳表示,导盲犬是盲人出行辅助工具的重要组成部分。盲杖像是盲人延伸的手,能够感知障碍物。而导盲犬能够带领盲人躲避障碍物,包括狭窄的地方。

陈阳介绍,自华南导盲犬导盲犬基地成立以来,很多盲人都对导盲犬产生兴趣,盲协每天都接到不少咨询电话。陈阳表示,对于申领需求,盲协还在做调研,导盲犬对盲人也有一定要求,在符合要求的情况下,会按照需求程度分配给合适的盲人。

面对导盲犬基地的困难,陈阳表示,作为民间组织,他能做的是多帮助导盲犬基地向社会呼吁,希望社会更多地理解残疾人事业,支持残疾人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