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更好的体验,请使用竖屏浏览
02

会昌战役后南昌起义军改道东进,经闽西入粤

长汀子弟洒热血 古田会议启新篇

长汀革命旧址福音医院。南方日报记者 肖雄 摄

时多夏雨,烟雨蒙蒙。福建龙岩长汀县(原汀州)城北卧龙山下,一座砖木结构的建筑群,依山而建,错落有致,前后两院由医馆、医疗室、手术室等9幢中西合璧的建筑高低叠成。这就是汀州福音医院旧址。1927年9月初,南昌起义部队经长汀时,队伍中的300多名伤病员便是在这里得到救治。几年后,这所医院被百多名挑夫“搬”到了红都瑞金,成为中国共产党史上第一家正规医院。

整个民主革命时期,包括永定、长汀等在内的闽西地区,是革命斗争“红旗不倒”的地方。江西会昌战役后,南昌起义军改道东进,也即经闽西的长汀、上杭,沿汀江、韩江南下广东。

采访期间,当地党史专家向记者讲述了福建人民与中国革命的故事。

救治300多名伤病员

会昌一役,起义军不少指战员、战士负伤。1927年9月初,部队来到长汀,伤病愈发严重。在福音医院院长傅连暲的带领下,徐特立、陈赓等300多名伤病员得到了积极救治。

福音医院原名“亚盛顿医馆”,长汀县委党史研究室原副研究员康模生说,该医院原系英国人捐款兴办,1904年始建,是当时长汀首屈一指的医院,傅连暲是“亚盛顿医馆”第二期学生,后被推举为院长。

“当时,傅连暲还没有加入中国共产党,但他非常关心革命,在得知南昌起义革命军要来长汀后,就以福音医院为中心,成立了临时合组医院。”康模生说。

“许多伤员伤口都化脓了,必须立即开刀……可是,能够动手术的外科医生加起来只有3个……3个人要给300人做手术和进行其他治疗,实在是忙得都没时间喘气……”后来,傅连暲在回忆文章中讲起了那段经历。

“徐特立当时得了伤寒,病情非常危急,陈赓则是在会昌战役中左腿受了枪击,他们都得到了傅连暲的精心救治。”康模生说,当时陈赓的伤腿已严重感染,面临截肢危险,傅连暲采用“保守疗法”,并且每天给他喝自家牛产的奶,提高其免疫力,终于保住了他的腿。

陈赓后来在回忆文章中专门提过这件事:“汀州有家医院,就是傅连暲同志办的。他不但没有离开,而且找了一些小学的教师与学生来帮忙,接受了我军300多个伤员。他是我遇到的第一个同情我们的医生。”

康模生说,起义军离开后,傅连暲还不顾个人危险,将部分重伤病员留在医院继续治疗,并千方百计保护他们,直至其痊愈出院。

此后,福音医院开启了革命传奇:1929年,福音医院又接待了毛泽东率领的红军第四军的伤病员,1933年面对国民党围剿,傅连暲雇了一百多名挑夫,将福音医院从长汀“挑”到了瑞金,成立了著名的“中央红色医院”。

长汀人民巧藏革命标语

在福音医院旧址陈列馆内,一张写着“革命者来”标语的老照片,引起了我们的注意。当地党史专家介绍,这句标语背后还有一段感人的小故事。

1927年9月初,长汀县南市街一栋民房前,起义军战士在新粉刷过石灰的门匾上大笔一挥,写下四个大大的蓝字:革命者来。这是起义军的宣传标语。“后来,起义军离开了长汀,房主人小心地在门匾上钉了一块木板,将字‘藏’了起来,等到新中国成立后,主人拆掉了木板,这四个大字又重新呈现在人们眼前。”现场讲解员说。

长汀人民对革命的贡献远不止于此。“当年部队抵达长汀后,连吃饭都困难,长汀各界给起义军筹了6万多块大洋,长汀子弟还积极帮助起义军将武器、弹药转运到上杭、潮汕等地,一些人还参加了起义军。”康模生说,到了苏区时期,长汀还成为中央苏区经济文化中心,有“红色小上海”之称。

后来,中共闽西地方组织根据中央“八七”会议精神,于1928年领导发动了闽西“四大暴动”,其中就有“蛟洋暴动”。时值春荒,农会领导农民进行禁粮出口、办平粜、清算乡族账目财产、抗缴石灰捐等斗争,并组织农民自卫军,筹集枪支,却招来地方反动势力的进攻。暴动的主要组织者傅柏翠曾撰文回忆,“敌人凭着器利弹足,有作战经验,即乘此机会再度冲来。战斗不到半小时,我方终因强弱悬殊,被迫后退……”暴动虽然失败了,但它翻开了闽西人民革命斗争的新篇章。

“古田会议”吹响强军号角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仲夏时节,位于上杭县才溪镇的毛泽东才溪乡调查纪念馆旁,九个鲜红的毛体大字熠熠生辉;一旁的“红军公田”里,朵朵荷花在细雨中含苞待放。

纪念馆现场讲解员说,土地革命时期,毛泽东先后三次来到上杭才溪,进行了广泛深入的社会调查,并写下著名的《才溪乡调查》,回答了在革命战争环境下能不能建立农村革命根据地、怎样建设农村革命根据地等重大问题。

出才溪镇东行约60公里,便到了上杭古田镇。在赖坊村协成店这座二层砖房里,针对党内部分同志对革命前途、根据地建设等问题存在的悲观情绪,毛泽东写下了不朽的光辉著作《星星之火 可以燎原》,提出“政权发展是波浪式地向前扩大的”,只有坚持农村革命斗争,“才能促进革命的高潮”。这是毛泽东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中国革命道路理论形成的标志。

距协成店不足一公里,便是著名的古田会议旧址。白墙青瓦的会址庄重古朴,“古田会议永放光芒”八个大字熠熠生辉。

我党我军曾先后在这里召开两次“古田会议”。第一次“古田会议”是在1929年召开。此前的1928年4月,朱德、陈毅率领南昌起义保留下来的部分队伍和湘南农军在井冈山与毛泽东领导的工农革命军胜利会师,两支部队后合编为工农革命军第四军(后改称红军第四军)。不久,红四军主力撤离井冈山,进军赣南,行至古田时,召开了第九次党的代表大会,史称“古田会议”,会议明确了我军的性质、宗旨和使命任务,指明了把以农民为主要成分的革命军队建设成为新型人民军队的基本途径,从根本上解决了党领导和建设军队的一系列重大问题。

“历史上,第一次‘古田会议’是党和军队史上的一个里程碑,具有开创意义,影响深远。”古田会议纪念馆副馆长洪武子说。

2014年10月,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在古田召开,开启了新形势下政治建军的时代篇章,被称为“新古田会议”。

“新‘古田会议’吹响了新时期强国兴军的号角,意义重大。”洪武子说,这两次“古田会议”告诉我们,只有“不忘初心,方能本色前行”。

■老区新貌

“红色小上海”

成旅游名地

汀州古城墙、汀州试院、云骧阁,福建省苏维埃政府旧址、福音医院、辛耕别墅……行走在长汀县城,唐宋古迹与红色旧址,交相辉映,彰显了这座老城的底蕴与荣光。

“长汀是中国革命的圣地,是全国著名的革命老区和红军长征出发地之一。”康模生说,在血与火的洗礼中,1万余名先辈在长汀为革命献出了生命,在册的长汀籍烈士多达6677人。

革命者的热血和奉献,铸就了长汀“红色小上海”的美名。在这里,还留下了“十一个第一”的红色经典,如红军入闽第一仗、第一个军团建制、第一所医院、第一次统一军装、第一次发放军饷等。

喝水不忘挖井人。进入21世纪以来,中央和地方不断加大对老区长汀的经济、基础设施建设等投入,高速公路、动车等不断建成通车,将其打造成闽南、粤北与内陆省份商品流通的“黄金通道”。

如今,在各项利好政策下,长汀的红色旅游正蓬勃发展,该县红色线路已被列入国家30条精品旅游线路之一,省苏维埃旧址等7个景点被列入国家100个红色旅游经典景区,成为红色闽西的一张闪亮名片。

南方日报记者 祁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