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12版:读书周刊 上一版3    
 

A01版
要闻

A02版
清明时节

A03版
清明时节
 
标题导航
记者也可以是外交家
重读梅林
没有任何借口,态度决定一切
 
返回南方报网
2009年4月5日 星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南方书话
重读梅林
  解放前出版的《梅林文集》。

  在这册文集里的全部作品,读者也许多少地可以看出一个从事精神劳动的文艺工作者,在抗日战争期间,有着怎样的“爱”和“憎”,或从而多少地看到

  浮沉在抗战急漩中的一些小人物的面貌罢。

  前段时间,为何满子先生编选回忆录,因之读过他写的《琐忆梅林》一文,引起了我的兴趣,由此开始留意梅林先生。寒斋别无长物,倒是藏有一册《梅林文集》,闲来无事就捧读起来。

  梅林先生,1908年生人,原名张芝田,广东大埔人。1928年涉足文坛。抗战期间,任武汉、重庆及上海中华全国文艺界协会秘书、理事、组织部副主任,《抗战文艺》编辑,1943年在文化生活出版社出版了短篇小说集《乔英》,这之前的1940年,在重庆的上海杂志公司他已出了第一本短篇小说集《婴》,加上胜利后在上海出版的《疯狂》、《自扰》、《敬老会》等三种短篇小说集,他共有五种小说集,并出版过报告文学集《烟台烽火》,这在那时也堪称为丰产作家了。

  不仅如此,在与梅林先生结识于抗战时期的何满子先生的印象当中,梅林先生也是一位真诚待人、热心为大家服务的人,他忆述道:“那时梅林正以文协‘大管家’的身份,为一些作家向出版商交涉出书,他的确为此费了不少心力。梅林是一个很负责很踏实的人,圈子里的人都信赖他。他平时讲话不多,只是老实、恳挚地做事。”

  新中国成立后,梅林先生担任震旦大学教授。何满子先生与梅林的重晤是在上海嘉善路贾植芳家里。贾植芳与梅林都在震旦大学任教。贾先生任震旦教授和中文系主任是梅林的关系。何满子先生到震旦教书则是贾先生所邀。1951年,王元化先生(他也曾在震旦兼课)邀请梅林和另一位在震旦教书的耿庸一起去了新成立的新文艺出版社,即今上海文艺出版总社的前身。梅林出任上海新文艺出版社的副总编辑,他原来担任《现代文学史》和耿庸的《文艺批评》两门课就由何满子先生接任。从那时起到1955年“胡风反革命集团”案发,他们一同被判为“胡风分子”而遭难,揠过二十多年的无妄之灾。直到八十年代,梅林被彻底平反,在上海古籍出版社做编辑,后于1986年谢世。

  我手头有本《梅林文集》,是民国三十七年(1948)一月的初版本,由上海春明书店印行,为《现代作家文丛》第十二集。《现代作家文丛》是当时的中华全国文艺协会主编的,其目的是抵制“坊间盗印的作家的著作”,“为保障作家权益,以及为使读者不再受欺骗,本会……代表作家版权,在春明书店刊行这一套文丛。”(见中华全国文艺协会《关于现代作家文丛》)《梅林文集》是一部作品合集,包括散文与小说,共分三辑,第一辑和第二辑是专集未收录过的散文,忆念,感想,随笔之类的文字;第三辑则是采自《婴》、《疯狂》、《乔英》三个短篇集的小说。

  诚如作者所言:“在这册文集里的全部作品,读者也许多少地可以看出一个从事精神劳动的文艺工作者,在抗日战争期间,有着怎样的‘爱’和‘憎’,或从而多少地看到浮沉在抗战急漩中的一些小人物的面貌罢。”梅林为人正直朴实,他的作品文如其人,没有矫揉造作的,但又不乏潜藏的激情。梅林先生的作品,建国后似乎没有重版过。但愿给他编一部选集的想法,并不是一种奢望。

文/罗银胜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A01版:要闻
   A02版:清明时节
   A03版:清明时节
   A04版:视界
   A05版:广东新闻
   A06版:国际
   A07版:中国
   A08版:体育
   A09版:文化周刊
   A10版:小品
   A11版:阅读
   A12版:读书周刊
记者也可以是外交家
重读梅林
没有任何借口,态度决定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