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14版:深读·南方调查 上一版3  4下一版  
 

01版
封面

02版
评论

A01版
要闻
 
标题导航
老师台上授课 学生边听边卖货
借力“三打”净化广东“东大门”
 
返回南方报网
2012年9月28日 星期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普宁潮汕职业技术学院创业教育的一次大胆尝试
老师台上授课 学生边听边卖货

    学生在课堂上,一边听课一边接单。

    ◀“创业明星”黄业宏在清点货物。

    ▶创业学院老师对学生进行打包货物指导。

    位于揭阳普宁的潮汕职业技术学院(下称“潮汕学院”),是一家民办职业院校。因为一次教育创新试验,这家3B类学校引起了社会关注。

    一群90后的大学生,在学院老师的指导下,依托普宁的产业优势“半路出家”开起了淘宝网店,大部分同学的网店在半年时间内实现了盈利,最高者月入8万余元。

    校方对此表示鼓励,创业班的学生们可以一边听课,一边通过电脑跟客户谈生意。

    对这种创新教育,有业内人士和学生家长指学校是“不务正业”。但学院认为,创业教育不能纸上谈兵,更重要的是要实践。

    ●南方日报记者 闫昆仑 实习生 徐乐乐 李永杰 发自揭阳普宁

    统筹 杨大正  摄影 闫昆仑

    揭阳,普宁。街头巷尾到处挂着“中国纺织基地”的标语,空气中都能嗅出商业的味道。

    一间100多平方米的多媒体教室,几十台笔记本电脑。老师在上面讲课,学生在下面一边听讲,一边在网上洽谈接单,偌大的教室不时回荡着电脑里发出的“叮咚”声。

    这是潮汕职业技术学院创业学院淘宝创业班学生每天上课的情景。

    人均月入8万的

    创业“奇迹”

    今年2月,学院从800多学生中选拔了62名同学进入首期淘宝班。半年来,淘宝班营业收入过百万,人均月入4395元

    教室一侧摆放着已经打包准备发快递的货物,两边壁上贴着马云、马化腾、乔布斯、比尔盖茨等商界精英的名言。

    这天上午上会计知识,大二学生冯南桂坐在最后一排并没有认真听讲,而是忙着在淘宝上和一个顾客侃价。

    “90元吧,你再便宜5块钱,让一让,以后还买你的货。”

    “亲,我基本上没赚你钱的,你可以去其他地方看看,这已经是最便宜的了,实在不行。”

    冯南桂卖衬衣,没到中午他已接了2个单。下课后他准备立刻封装,拿到学校附近的快递点发货。

    冯南桂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背后有一个4人创业团队。这个团队每个月在网上能达成上千单交易,交易额四五万元。

    冯南桂上个月的净收入2000多元。在淘宝创业班,这只处于中低阶层。

    黄业宏是潮汕学院建筑学专业的大三学生,但他没有打算去参加毕业实习。今年年初,他在老师指导下开了一家淘宝店,忙得不亦乐乎。3月份,他又在校外租了一套三居室的房子,和他的创业团队经营淘宝店。

    早上7时30分,黄业宏出门,队友到普宁国际商贸城,开张自己的3个档口,然后打电话,洽谈、接单、送货……忙碌的一天就此开始。

    这个1991年出生的大男孩,穿着格子衫、牛仔裤,不太善言辞。但一提到跟服装生意有关的话题,他就会滔滔不绝,显出同龄人少见的成熟,别人都叫他“黄老板”。

    黄业宏的团队叫做“平创”。核心成员有5人。来自不同的专业,但都是潮汕学院创业学院淘宝班一期的“插班生”。

    根据最新的业绩显示,“平创”当月营业额已过100万元,团队成员人均净收入超过8万元。

    在今年2月前,黄业宏完全不懂什么是“网购”,在听了创业学院老师的讲座后,他才注册了支付宝和淘宝账号,摸索着在淘宝网卖睡衣。

    最初的一个多月,黄业宏的淘宝店没什么人光顾。喜欢琢磨的他发现,孕妇装是个巨大的潜在市场。

    “转做孕妇装后,销路慢慢就打开了。”随着规模的扩大,黄业宏开始直接联系厂家,针对客户要求进行定做。随着业务扩大,他又招募了6个帮手。

    凭借着一点一滴的积累,黄业宏的淘宝店生意越来越好。“我会专门请广州的模特帮我的产品拍照,我卖的价格也比别人的要便宜。”

    今年2月,潮汕学院从全校报名的800多名学生中选拔了来自不同专业的62名同学,进入创业学院首期淘宝班学习。在半年时间里,淘宝班的营业收入过百万元,人均月收入4395元,其中10名同学月均收入过万。

    潮汕学院创业园主任颜惠雄认为,单从数据来看,“淘宝班”的创业试验确实取得了成绩。“针对不同的学生,我们把创业分为三个类型,分别是生存型创业、就业型创业和精英型创业。第一期的学生能取得这么好的业绩,是我当初没有想到的。”

    “义乌工商学院模式”的

    复制改良

    义乌用信用等级换学分,我们比较保守改为学分替换制度,而且鼓励学生组队创业而非单打独斗

    义乌工商职业技术学院(下称“义乌工商学院”)被民间称为“淘宝大学”。

    2009年,时任义乌工商学院副院长的贾少华开始一系列改革。他规定学生经营的网店级别可以代替学分,鼓励学生开办淘宝店,并努力打造“创业明星”。学生不再是坐在教室里的书生,而是自己创业的小老板。

    2011年,潮汕学院考察了“义乌模式”之后决定效仿,并敦聘贾少华担任创业学院名誉院长。潮汕学院校长纪少游和学院领导规划创建了创业园孵化基地,自此,潮汕学院创业教育正式拉开帷幕,成为广东省首家设立淘宝创业班的高职高专院校。

    经过首期探索,今年9月创业学院开办了3个电子商务创业班,117名大一新生成为潮汕学院创业教育首批“正规军”。

    创业班的教育形式是边学习边创业,每个学生至少在淘宝网上开一家店,老师教授的课程绝大多数都是和经营淘宝网店有关。学生的主要任务是学会经营网店的知识,把销售业绩提上去。“学生是否优秀,要靠业绩来说话。”

    创业班的课很少,一个星期只有10余节课,一般安排在早上。下午和晚上没有课的时候,学生就外出跑市场拿货,或者在教室维护网店、跟客户谈生意和打包发货。

    潮汕学院的这种教学模式,跟“义乌模式”如出一辙。但同样的,也引起不少老师的意见和不满。

    “有些老师在台上讲课,看到同学不认真听讲,心里还是不能接受。”颜惠雄说,“为了统一教职工思想,纪院长没少给老师们做工作。”

    但顾忌到很多现实因素,颜惠雄又将“义乌模式”进行了改良。

    “义乌用信用等级换学分。我们还是比较保守的,只是改为学分替换制度。插班的学生既可以回到原班参加考试,也可以参加创业班期末考核。此外,我们要求学生的计算机和英语都要过级。”

    此外,“义乌模式”主要打造“创业明星”,潮汕学院主打团队牌,鼓励学生组队创业而非单打独斗,这样可以群策群力,也降低了创业风险。“大家分工合作,1+1就会大于2。”创业学院淘宝创业班的主要负责人、潮汕学院院长助理魏跃进说。

    普宁是粤东最大的医药、服装、纺织品集散地和全国最大的衬衣生产基地,期中纺织服装和医药这两个行业产生的GDP占到全市80%以上。当地曾传说全国每7件睡衣中就有1件是普宁产的。淘宝创业班依托这一地利,货源有相当保障。

    “我们和义乌最大的相似之处在于,都是依托于强大的产业集群,有着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

    去年9月,省委书记汪洋考察普宁国际服装城,肯定了普宁紧紧抓住商贸优势加快产业转型升级的思路。同年12月,揭阳市主要领导来到普宁调研,要求普宁要高度重视电子商务的发展,打造“国际网络商城”。

    潮汕学院淘宝创业班应运而生。

    “依托普宁的产业集群优势,借助淘宝网C2C的电子商务平台,我们引导大学生利用本地优势资源自主创业,为本地市场产业链的闭合创造了新的机会和价值。”纪少游表示。

    遭遇不断质疑的

    改革“样本”

    由于竞争激烈,很多同学宁愿单打独斗,甚至出现“价格战”,一些家长则担心孩子“学不好又创不成”

    民间对于潮汕学院的创业教育改革,质疑声一直存在。颜惠雄也承认,目前创业班面临着来自内部和外部的双重压力。

    “大家只看到了少数同学头上的‘数字光环’,却没有看到他们背后的艰辛和不易。”颜惠雄说,目前淘宝创业班有6支创业团队入驻普宁国际商品城的淘宝创业园,但多数同学的淘宝网店还处于最艰难的生存阶段。

    2011级会计专业的谢伟,开网店卖睡衣刚满3个月。4人团队每月利润只有1000多元,谢伟感到压力很大。因为缺乏资金,不能存货,只能小额销售,还常面临断货问题。“有时候一个款式卖完之后才发现断货了,没有资金打底根本不行。”

    由于存在竞争关系,越来越多的同学宁愿选择单打独斗,即使找帮手也是找朋友或同学一起干。而经营产品同质化,也导致创业班内部的竞争愈发激烈,甚至会出现“价格战”。

    “当大家都卖一个产品的时候,竞争必然变大,今年创业班招收的新生也是做睡衣生意,他们肯定会比我们的压力还要大。”

    另一方面,一些家长担心自己的孩子“学业学不好,创业也创不成”,因此要求转回原来的班级。社会上更多声音认为,潮汕学院鼓励学生在校创业是“不务正业”。

    而淘宝创业班的试验,在电商界人士看来则“有点小打小闹”。

    一名业内人士认为,随着大型电商网站的崛起,B2B(企业与企业间)和B2C(企业与客户间)的营销模式逐渐在电商领域普及,这对淘宝的C2C(客户与客户间)模式是巨大的冲击。

    “一些中小电商主要是靠小额批发赚取差价,像京东、当当、凡客等大型电商企业有着雄厚的财力优势和渠道优势,未来电商界或面临一次重大产业变革。”该人士透露。

    而这,或许也是淘宝创业班的学生们即将面临的现实之困。

    尽管质疑声不断,但潮汕学院还是坚持走创业教育革新之路。在贾少华看来,“如今全国都在倡导大学生创业,但是却跑偏了,潮汕学院最关键的成功在于普宁的产业支撑和民办学院的灵活机制,是在按规律办学。”

    “改革肯定是有困难和阻力的,但我们认为总体方向和思路是对的。”颜惠雄说,大家都在质疑创业教育,却忽略了高职学生就业难的现实。

    “高职学生毕业之后,多数人只能为别人打工,但在珠三角月均工资也就1000多元。我们现在从大学就教学生创业,自己做老板,不仅解决自身就业,还可以创造就业岗位,何乐而不为?”

    在潮汕学院创业学院校道上,随处可以看见写着创业口号的横幅。创业班新招收的大一新生刚刚结束军训,他们中的不少人已开始期待未来与众不同的创业生活。来自海南的张煜生,就利用暑假到义乌做淘宝快递的搬运工,希望提前感受这种创业氛围。

    ■他们说

    潮汕学院创业者黄业宏:

    我需要一个品牌

    潮汕学院创业园主任颜惠雄:

    改革要时间检验

    暨大创业学院教师崔小妮:

    都在摸石头过河

    我需要一个品牌

    面对着多家媒体的采访,黄业宏一遍遍重复着自己的创业故事,用数字去感染身边一起奋斗的队友。许多人听闻后都直呼“神奇”,更多的师弟师妹以黄业宏为榜样和目标努力拼搏。

    但黄业宏没有被数字的光环冲昏头脑,尽管人均收入达数万元,但11名团队成员已达成共识,赚的钱除每人每月200元生活开支外,其他全部投入再生产。他对团队未来也有自己的思考,“我需要一个品牌”。

    当问及大学三年这么度过是否感到后悔,黄业宏笑着说:“虽然累点,但我没有在大学里浪费光阴,值得。”

    潮汕学院创业园主任颜惠雄:

    改革要时间检验

    淘宝创业班到底能走多远?颜惠雄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在颜惠雄的多次推动下,潮汕学院和普宁国际商品城合作设立了淘宝创业园,一方面学校可以推荐优秀的创业团队进驻商品城,并享受店铺租金优惠,帮助学生实现“线上零售+线下批发”的双向销售模式。作为回报,学院将定期为商品城里的商家开展电子商务课程讲座,实现校企合作。

    颜惠雄透露,未来创业学院将会搭建两个平台,“一个是‘综合型现代化商品批发商贸平台’,把供货商集中到一个平台上。另外一个是整合高校创业教育的单用户平台,将兄弟院校的创业教育资源整。”

    颜惠雄认为,未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知道现在质疑声很大,所以我们步子不敢迈得太大。改革路很长,需要时间来检验。”

    暨大创业学院教师崔小妮:

    都在摸石头过河

    暨南大学创业学院指导教师崔小妮认为,对于创业,不同学校有不同模式,大家都在摸着石头过河。

    “创业,尤其是大学生创业,需要相当的准备和筹划,还需要一系列的培训。大学生创业一定要有一个充分的磨合期,对创业的种种结果都要有充分的准备。”崔小妮说。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01版:封面
   02版:评论
   A01版:要闻
   A02版:广告
   A03版:广告
   A04版:要闻
   A05版:重点
   A06版:深入走转改 喜迎十八大
   A07版:专题
   A08版:深入走转改 喜迎十八大
   A09版:深入走转改 喜迎十八大
   A10版:时局·九州
   A11版:时局·九州
   A12版:时局·环球
   A13版:时局·南粤
   A14版:深读·南方调查
   A15版:广东
   A16版:广东·民生
   A17版:广东·地方
   A18版:专题
   A20版:广东·社情
   A21版:在线
   A22版:公告
   A23版:财富
   A24版:财富·财经/产经
   A25版:绿色周刊
   A26版:绿色周刊·聚集
   A27版:家庭周刊
   A28版:家庭周刊·雅趣
   A29版:体育
   A30版:专题
   B01版:汽车周刊
   B02版:汽车·车议汇
   B03版:汽车·焦点
   B04版:汽车·行业
   B05版:汽车·行业
   B06版:汽车·市场
   B07版:汽车·国际
   B08版:汽车·车联网
   VB01版:广州车市
   VB02版:车行天下 乐享其程
   VB03版:车行天下 乐享其程
   VB04版:车行天下 乐享其程
   VB06版:汽车·市场
   VB07版:汽车·市场
   VB08版:汽车·品车
   GC01版:广州观察·要闻
   GC02版:广州观察·视点
   GC03版:广州观察·政情
   GC04版:广州观察·公告
   GC05版:广州观察·公告
   GC06版:广州观察·公告
   GC07版:广州观察·玩转黄金周指南
   GC08版:广州观察·玩转黄金周指南
   SC01版:深圳观察·要闻
   SC02版:深圳观察·综合
   SC03版:深圳观察·资讯
   SC04版:深圳观察·专题
   FC01版:佛山观察
   FC02版:佛山观察
   FC03版:佛山观察
   FC04版:佛山观察
   FC05版:广佛财富
   FC06版:广佛财富
   FC07版:广佛财富
   FC08版:广佛财富
   DC01版:东莞观察
   DC02版:东莞观察
   DC03版:东莞观察
   DC04版:东莞观察
   DC05版:东莞观察
   DC06版:东莞观察
   DC07版:东莞观察
   DC08版:东莞观察
   DC09版:东莞观察
   DC10版:东莞观察
   DC11版:东莞观察
   DC12版:东莞观察
   PC01版:清远观察
   PC02版:清远观察
   PC03版:清远观察
   PC04版:清远观察
   PC05版:清远观察
   PC06版:清远观察
   PC07版:清远观察
   PC08版:清远观察
   PC09版:清远观察
   PC10版:清远观察
   PC11版:清远观察
   PC12版:清远观察
   PC13版:清远观察
   PC14版:清远观察
   PC15版:清远观察
   PC16版:清远观察
   PC17版:清远观察
   PC18版:清远观察
   PC19版:清远观察
   PC20版:清远观察
   HC01版:惠州观察
   HC02版:惠州观察
   HC03版:惠州观察
   HC04版:惠州观察
   AT01版:大清远地产
   AT02版:大清远地产
   AT03版:大清远地产
   AT04版:大清远地产
   AT05版:大清远地产
   AT06版:大清远地产
   AT07版:大清远地产
   AT08版:大清远地产
   AT09版:大清远地产
   AT10版:大清远地产
   AT11版:大清远地产
   AT12版:大清远地产
   AT13版:大清远地产
   AT14版:大清远地产
   AT15版:大清远地产
   AT16版:大清远地产
   AT17版:大清远地产
   AT18版:大清远地产
   AT19版:大清远地产
   AT20版:大清远地产
   AT21版:大清远地产
   AT22版:大清远地产
   AT23版:大清远地产
   AT24版:大清远地产
   AT25版:大清远地产
   AT26版:大清远地产
   AT27版:大清远地产
   AT28版:大清远地产
   AT29版:大清远地产
   AT30版:大清远地产
   AT31版:大清远地产
   AT32版:大清远地产
   AT33版:大清远地产
   AT34版:大清远地产
   AT35版:大清远地产
   AT36版:大清远地产
   AT37版:大清远地产
   AT38版:大清远地产
   AT39版:大清远地产
   AT40版:大清远地产
   AT41版:大清远地产
   AT42版:大清远地产
   AT43版:大清远地产
   AT44版:大清远地产
   AT45版:大清远地产
   AT46版:大清远地产
   AT47版:大清远地产
   AT48版:大清远地产
   BT01版:大清远家居
   BT02版:大清远家居
   BT03版:大清远家居
   BT04版:大清远家居
   BT05版:大清远家居
   BT06版:大清远家居
   BT07版:大清远家居
   BT08版:大清远家居
   BT09版:大清远家居
   BT10版:大清远家居
   BT11版:大清远家居
   BT12版:大清远家居
   BT13版:大清远家居
   BT14版:大清远家居
   BT15版:大清远家居
   BT16版:大清远家居
   BT17版:大清远家居
   BT18版:大清远家居
   BT19版:大清远家居
   BT20版:大清远家居
   DT01版:幸福汇
   DT02版:幸福汇
   DT03版:幸福汇
   DT04版:幸福汇
   DT05版:幸福汇
   DT06版:幸福汇
   DT07版:幸福汇
   DT08版:幸福汇
   DT09版:幸福汇
   DT10版:幸福汇
   DT11版:幸福汇
   DT12版:幸福汇
   DT13版:幸福汇
   DT14版:幸福汇
   DT15版:幸福汇
   DT16版:幸福汇
   DT17版:幸福汇
   DT18版:幸福汇
   DT19版:幸福汇
   DT20版:幸福汇
   DT21版:幸福汇
   DT22版:幸福汇
   DT23版:幸福汇
   DT24版:幸福汇
   ET01版:幸福家园
   ET02版:幸福家园
   ET03版:幸福家园
   ET04版:幸福家园
   ET05版:幸福家园
   ET06版:幸福家园
   ET07版:幸福家园
   ET08版:幸福家园
   ET09版:幸福家园
   ET10版:幸福家园
   ET11版:幸福家园
   ET12版:幸福家园
   ET13版:幸福家园
   ET14版:幸福家园
   ET15版:幸福家园
   ET16版:幸福家园
   T01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02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03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04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05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06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07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08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09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10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11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12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13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14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15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16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17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18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19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20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21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22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23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24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25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26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27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28版:佛山观察8周年
   T29版:佛山观察8周年
   T30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31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32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33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34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35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36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37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38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39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40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41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42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43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44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45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46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47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48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49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50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51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52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53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54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55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56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57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58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59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60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61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62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63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64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65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66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67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68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69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70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71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72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73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74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75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76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77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78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79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80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81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82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83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84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85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86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87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88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89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T90版:佛山观察八周年
老师台上授课 学生边听边卖货
借力“三打”净化广东“东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