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14版:深读周刊·科技能见度 上一版3  4下一版  
 

01版
要闻

02版
观点

A01版
要闻
 
标题导航
“我要在火星退休”
不仅仅是富人的“玩具”
 
返回网站首页
2013年8月5日 星期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特斯拉掌舵者埃隆·马斯克:
“我要在火星退休”

    得益于特斯拉电动汽车的火爆,其创始人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总算走到了台前被大众所认识。在不少人看来,特斯拉汽车不仅是高性能汽车的代名词,而且还是为汽车行业带来环保革命的颠覆者。但是在埃隆·马斯克看来,特斯拉的办公室只是他每天要去“照顾”的企业中普通的一员,在埃隆·马斯克的人生中,有着非同一般的精彩。

    12岁开始“创业”

    出生在南非的马斯克拥有一位工程师父亲,在父亲的启发下,马斯克从小就对科学技术痴迷,而其天赋从12岁就已经显现——在10岁那年买了自己的第一台计算机并自学了编程后,马斯克花了两年的时间就设计并卖出了一款名为Blaster的视频游戏,虽然回报只有数百美元,但成功的经历也预示着马斯克将拥有不一样的人生。

    1995年,拥有经济学和物理学双学位的马斯克继续着他神奇的创业故事:和他弟弟成立了Zip2。作为一个为新闻机构提供在线内容发布软件的公司,Zip2在1999年被当时的康柏电脑(Compaq)公司以3.07亿美元现金收购。

    1999年3月,马斯克与两名硅谷的“小伙伴”联合创立了X项目,这个项目具体为一家在线金融和邮件支付服务公司。2000年,X项目和Confinity合并,到了2001年2月,X正式改名为PayPal,2002年10月,eBay用15亿美元的股票收购了PayPal。作为拥有PayPal11.7%股权的最大股东马斯克而言,数亿美元的收入让他可以真正开始为自己的梦想去“买单”了。

    按照马斯克自己的说法,早在大学时期,他已经把互联网、清洁能源和太空看作是未来自己最应该投身的三大领域。在拿到出售PayPal而获得的丰厚回报后,马斯克选择向除互联网外的另外两个梦想“进军”:2002年6月,马斯克创建了他的第三个公司——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一年后,再创立了Solar City。

    按照马斯克的说法,世界上掌握航天器发射回收技术的只有美国、俄罗斯、中国和他自己的SpaceX,2012年5月31日,SpaceX的“龙”太空舱成功与国际太空站对接后返回地球,开创了太空运载的私人运营时代。“我会在火星退休。”马斯克的雄心壮志是将发射费用降低到商业航天发射市场的1/10,并计划在未来研制世界最大的火箭用于星际移民。

    但真正让马斯克声名在外的,则是马斯克在2004年所做的一桩生意——向马丁·艾伯哈德(Martin Eberhard)创立的特斯拉公司投资630万美元,而他则担任该公司的董事长,虽然当时来看马斯克的投资可能只是对新能源利用的一种探索,但是如今看来,正是他对新能源在汽车领域发展前景的眼光,让特斯拉如今成为了最炙手可热的汽车企业。

    Solar City同样不可小觑,作为美国最大的太阳能发电系统供应商,马斯克及特斯拉创立Solar City的基本动机就是为了帮助遏制全球变暖。

    更多“疯狂”无止境

    在一般人看来,太空、新能源和汽车几个领域中的随便一个足以让自己耗尽毕生精力了,但是马斯克不仅“分身有术”,把各项业务都打理得蒸蒸日上,而且还做起了更多“疯狂”的打算。近日马斯克通过社交网络对外宣布,将在8月12日推出一个全新的计划“Hyperloop”。“Hyperloop”被马斯克称为除了汽车、火车、飞机、船之外的第五种交通方式。一年之前马斯克就开始向外界透露自己的这种设想。如果设计成功,人们从旧金山市中心到洛杉矶市中心(约960公里路程)只需30分钟即可。马斯克认为这种交通方式是超音速飞机、轨道炮和空气曲棍球桌的结合体。马斯克曾说理想中的运输系统将比现有的子弹头列车快3-4倍,是现在飞机速度的两倍。同时,“Hyperloop”将能自己补充能量,在系统中装上太阳能电板后,获得的能量将超过整个系统消耗的能量。并且,该系统还有存储能量的设施,在不使用电池板的情况下,能够行驶一周时间。

    除了“Hyperloop”的疯狂想法,马斯克最想实现的还是真正的太空旅行。SpaceX与美国宇航局签署了一项价值16亿美元的合同,为后者运载货物至国际空间站,进行12次发射后,马斯克深信将乘客运上火星并不是很遥远的事情,“最快10年内,我的飞行器就有能力将乘客送上火星”。

    南方日报记者 叶丹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01版:要闻
   02版:观点
   A01版:要闻
   A02版:要闻
   A03版:重点
   A04版:时局·南粤
   A05版:时局·环球
   A06版:新局 振兴东西北再造新广东
   A07版:广东
   A08版:广东·社情
   A09版:财富
   A10版:人文
   A11版:人文·体育
   A12版:深读周刊·南方调查
   A13版:深读周刊·军情观察
   A14版:深读周刊·科技能见度
   A15版:投资周刊
   A16版:投资周刊·股市
   A17版:投资周刊·基金
   A18版:投资周刊·收藏
   A19版:投资周刊·收藏
   A20版:投资周刊·创富/书评
   A21版:投资周刊·理财
   A22版:投资周刊·理财
   GC01版:广州观察
   GC02版:广州观察·政情
   GC03版:广州观察·城事
   GC04版:广州观察·拍客
   SC01版:深圳观察
   SC02版:深圳观察·政情
   SC03版:福田新闻
   SC04版:深圳观察·商旅
   FC01版:佛山观察
   FC02版:佛山观察·政情
   FC03版:佛山观察·产经
   FC04版:佛山观察·言论
   DC01版:东莞观察
   DC02版:新东莞攻辩系列报道之箴言
   DC03版:东莞观察·城事
   DC04版:东莞观察·周记/综合
   GD01版:白云视窗
   GD02版:白云谋变·方略
   GD03版:白云谋变·问策
   GD04版:白云视窗·关注
“我要在火星退休”
不仅仅是富人的“玩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