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下一版

第PC08版:清远观察

让启发教学成为常态

2013-10-24

    ■中华教育智慧随感之七

    许廷镜

    启发式教学有两个渊源,东方起源于中国的孔子,西方起源于古希腊的苏格拉底的“产婆术”,他们几乎在同一历史时期,先后创立了启发式教学。

    孔子是启发诱导式教学方法的首创者,他的启发诱导是其教育原则和方法的核心。孔子有一句名言:“不愤不启,不悱不发,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按照朱熹的注解:“愤者,心求通而未得之意;悱者,口欲言而未能之貌。启,谓开其意;发,谓达其辞。”就是说只有当学生进入积极思维状态时,教师才适时地引导、引发,帮助学生打开知识的门扉,端正思维的方向,即“开其意”、“达其辞”。

    讨论谈话法是孔子进行启发式教学最常用的一种方法。即与学生一起就某一问题相互谈论,在与学生讨论的过程中调动学生主动思考问题的积极性,加深对问题的理解,而不是简单告诉学生答案。一部《论语》就是孔子和学生谈话、讨论的记录。讨论谈话法的关键是谈论的问题要适合学生的知识水平、理解能力以及他们的兴趣。

    孔子是一位善于向学生提出各种不同问题的老师,他提的问题常带有一定的启发性。孔子当时教学活动具有“学生问教师答”的特征,老师主要是答疑解难。孔子的弟子曾向老师提过许多涉及面很广的问题。如“问仁”、“问社”、“问礼”、“问政”、“问孝”、“问知”、“问行”、“问士”、“问耻”、“问为邦”、“问事君”,等等。

    孟子也有一句名言:“君子引而不发,跃如也。”《学记》对孔孟的启发式教学作了进一步发挥:“君子之教,喻也。道而弗牵,强而弗抑,开而弗达。道而弗牵则和,强而弗抑则易,开而弗达则思。和易以思,可谓善喻矣。”

    毛泽东主张启发式教育,摒弃注入式教学,1929年12月,在中国共产党红军第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上,毛泽东提出了以启发式为核心的十大教授法,明确提出废止旧时的“注入法”教学。1941年他在《中共中央关于延安干部学校的决定》中重申:“在教学方法上应坚决废止注入式的、强迫性的、空洞的方式,而必须采取启发的、研究的、经验的方式,以发展学生在学习中的主动性和创造性。”

    陶行知在《教学合一》一文中高度概括了教和学双边活动的本质联系,指出教师的责任在于教给学生学习的方法,启发他们的思维,培养他们的自学能力,只有这样,才能“探知识的本源,求知识的归宿”。

    不少专家学者认为,回归孔子是当代西方启发式教学发展的基本走势。如改进后的“探究学习法”,现已成为美国科学教育中最有影响的方法;“批判性思维”教学法,因能鼓励学生提出问题、解决问题,激起学生对事物的浓厚兴趣和深入思考,早已风行于美国;“问题解决”教学法,“要求教师为学生创造具体环境,启发和激发学生独立提出探索性及求证性问题。”目前它已成为国际教育界的热门课题。这些教学方法与孔子的启发式教学思想如出一辙,所以回归孔子将是欧美启发式发展的终极归宿。

    笔者虽无缘在欧美直接感受西方启发式教学的气氛,却通过观看世界名校的视频公开课而领略其精彩。例如,哈佛大学的《公正:该如何做是好》,哈佛教授兼作家迈克尔·桑德尔在教学中通过一些假设或真实案例的描述,置学生于伦理两难困境中,然后要他们做出决定:“该如何做才好?”他鼓励学生站出来为自己的观点辩护,这通常激发生动而幽默的课堂辩论。桑德尔然后围绕伦理问题展开,更深层次地触及不同道德选择背后的假设。

    无可否认,当下西方启发式教学已炉火纯青了,我们真是望尘莫及,反而满堂灌的情形比比皆是。这也是莫大的讽刺,我们启发式教学思想曾长期领先于西方,国家也大力倡导素质教育,各地亦积极推广启发式教学,但却有这样的教育现实,难道不值得发人深省吗?

    让启发式教学成为一种自信,成为一种常态,成为一种自觉,成为一种骄傲吧!

    (作者系清远市社科联副主席、博士)

打印本页


图集推荐

南方日报

PC08:清远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