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下一版

第A11版:广东·社情

伤医者家属到医院道歉:当时冲动了点

省医调委:道歉归道歉,打人应依法处置

2013-10-24

    每逢公开活动,广州的医院都不遗余力进行改善医患关系的宣传。苏仕日 摄

    昨日上午,将广医二院ICU科主任熊旭明及多名医生重殴致伤的逝者家属罗女士与媳妇登门广医二院道歉,并以果篮表示歉意。重伤的熊旭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目前心里很乱,暂时不考虑接受道歉。

    家属▷▷双方激动,相互冲撞不可避免

    见到广医二院代表、医务部主任李林时罗女士说:“当时我们是冲动了点,承认错误,向你们道歉。”李林接受了家属道歉后向对方详细介绍了熊旭明的病情,并表示会将道歉转达给医生。

    当记者追问当时为何要殴打医生时,罗女士抿了一下嘴解释说:“我们什么都不懂……我们就是个农民……”此后她补充解释说,当时双方都很激动,相互冲撞不可避免。这两位家属没有去探望尚在卧床治疗中的熊旭明及其他医生,整个道歉过程不足10分钟。

    记者昨日在新浪微博上留意到,此前斥责广医二院的两个账户“野蛮潴潴”和“德诚行罗×华”均已删除所有微博,并撤下个人头像,名字也更改为英文字母组合。记者尝试拨打微博主罗小姐的手机,但终日无法接通。

    记者辗转联系上罗小姐的丈夫邱先生。邱先生声称,网友的谴责言论没有对他们的生活造成太大影响,不会太在意。同时,他婉拒了记者采访罗小姐的请求,表示对此事暂不愿多聊。

    医院▷▷以后严禁家属进医护人员休息室

    昨日接受记者采访的熊旭明医生情绪低落。重新戴上眼镜的他,左眼睑下的伤口上贴着一小块白纱布。病房里放满了花蓝和礼物,许多亲朋好友都前来探视。熊旭明妻子在旁照顾他,提起这场噩梦,她泪水横流。

    当记者问及会否接受患者家属的道歉时,熊旭明沉默一会儿低声道,“我心里很乱,暂时还不考虑这件事。”

    广医二院党办主任李奕华透露,根据昨晨的X光片检查,熊旭明有新的伤情,其胸腔左侧第八根肋骨骨折,另外脾脏破裂仍有出血,伤情依然严重,需要度过7天观察期才能确保安全。

    “首先把伤治好,暂时不考虑赔偿。”李奕华表示,以后如果索赔,将遵照司法程序,“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希望大家一起来维持正义和公道,保护医务人员人身安全。”

    由于事发地点在ICU病房外的休息室,李奕华透露,以后与患者家属的沟通交流将被严格限定在接待室内,严禁家属进入ICU工作区域及医护人员更衣的休息室。医院将尽快在事发的ICU医生休息室安装摄像设备。

    省医调委▷▷道歉归道歉,打人应依法处置

    得知死者家属昨日前往医院就伤医行为道歉,广东医调委副主任王辉表示,道歉归道歉,但打人者还是应受到应有的处罚,“这是故意伤害罪,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

    他同时表示,广东省医疗纠纷预防与处理办法明确规定,不得在医疗机构寻衅滋事,不可聚众闹事、围堵医疗机构,强占或者冲击医疗机构办公、诊疗场所。在医疗机构抢夺尸体或者拒绝将尸体移送太平间或者殡仪馆,侮辱、威胁、恐吓、谩骂、殴打医务人员,故意伤害医务人员,也被明令禁止。

    对话谢医生

    常听说医生被打

    没想到发生在自己身上

    在这起伤医事件中,除了熊旭明,谢医生也受伤严重。这位年轻医生自打医学院毕业后就进入了最苦最累的ICU病房,直到今日已经做了整整6个年头。事发的21日,他已在ICU病房连续工作24小时,提起当天的经历,这位声音柔弱的医生至今心绪难平,“以前偶尔会从新闻上听说有医生被打,但没想到这样的事情竟然会发生在我身上。”

    南方日报:事发时是怎么样的情况?

    谢医生:患者逝世后,熊主任走出ICU跟家属通报情况,但家属很吵闹。听到声音后我便出去解释相关规定,但十几个家属对我们指指点点,指责没有尽力抢救,并慢慢靠近,因为我们不能用手挡,只好慢慢往后退。躲进休息室后,家属也追了进来,把我们逼到角落,一个年轻人离熊主任最近,他直接一拳就打在熊主任左眼上,眼镜立刻破裂,掉到地上,镜片划破了他的眼睑,鲜血直流,眼眶也青了,接着男女老少冲上来一起动手,桌子另一边的李医生被患属的几位女家属围住,其中一个年轻女子拿凳子和杯子威胁要砸李医生。动手打人的时间维持了5—10分钟。

    南方日报:你自己当时被打成什么样?

    谢医生:我也不知道是被谁打了一拳,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大概10多秒后醒来,看到家属一帮人还围着熊主任拳打脚踢,心里非常着急,拼死要推开他们,但又被他们抱住打了。

    南方日报:逝者的家属曾经说熊主任先动人打人?

    谢医生:说熊主任先打人是污蔑,在ICU工作经常会遇到一些病人因抢救无效而去世,我们心里其实也挺难受,有时会郁闷好几天,怎么会无缘无故打患者家属呢?今年1月份,这名死者在ICU住院时我们还尽力将她抢救回来,当时她还顺利康复出院。

    南方日报:在你眼中,熊旭明主任是一个怎样的医者?

    谢医生:熊主任是一位十分温柔的人,在如何跟患者家属沟通的问题上,我们ICU全科都在不断地向他学习他所用的态度、方法和语气。

    南方日报:你家人知道你的伤势吗?

    谢医生:我直到现在也不敢告诉父母,所以家里人还不知道我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南方日报:你会接受逝者家属的道歉吗?

    谢医生:我暂时还不能接受他们的道歉,我现在心很痛,还不想见到他们。

    南方日报:遭遇了这件事,对你从医的初衷带来了什么影响?

    谢医生:虽然有了这么痛苦的回忆,但在ICU的6年,锦旗、感谢信收了一大堆,说明大多数患者家属是好的。我今后依然会坚定地走从医这条路。

    ■相关

    国家卫计委要求

    20张病床配1名保安

    多家医院表示执行难度很大

    前日,国家卫计委与公安部联合下发了《关于加强医院安全防范系统建设的指导意见》,规定二级以上医院要设立专职保卫机构,配备专职保卫人员和聘用足够的保安员,保安员数量应遵循“就高不就低”原则,按照不低于在岗医务人员总数的3%,或20张病床1名保安,或按日均门诊量的3‰的标准配备。昨日,广州市内多家医院负责人向记者表示,目前尚未收到该指导意见,对于其中“20张病床配备1名保安”的规定,多位负责人认为,实际执行存在很大难度。

    广州市某三甲医院的负责人表示,目前医院的安保队伍基本都由第三方专业保安公司承担运作,人员配备方案由保安公司制定,医院方面不好干涉,此外,病床数到底是以编制床位为准还是以实际床位为准,《意见》也没有明晰,这也给执行带来困扰。

    “按照20张病床配置1名保安的举措实际上是‘治标不治本’的,防止医生被打,急不得,还是要细水长流地慢慢重塑和谐的医患关系。”

    一名三甲医院的ICU医生认为,“每20张病床配一个安保人员”的想法是好的,ICU若配足够的安保人员,确实能让医务人员有安全感。不过他也表示,若在门诊或者其他病房如此配安保人员,则会让患者觉得不被信任。“医院本来人多,安保人员走来走去,气氛挺尴尬的。”

    南方日报记者 骆骁骅 曹斯 戎飞腾

    实习生 黄佩仪 通讯员 许咏怡 林鹏程

打印本页


图集推荐

南方日报

A11:广东·社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