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下一版

第A20版:娱乐周刊·评鉴

《爸爸去哪儿》为什么红?

天真的价值

2013-10-24

    接下来的节目中,林志颖和节目组给kimi过生日。

    说实话,作为一个在超市或者飞机上见到小孩尖叫哭闹就躲的人来说,我对亲子类节目向来是不感冒的,不管是不是流行的“野外综艺”模式,或者满足大众对明星家庭窥探欲的“星爸+萌娃”的组合。在内心深处,我倾向于默认,所有4-6岁的小孩都是战斗力超过五级变种人的熊孩子,最好敬而远之。

    而我这样一个人,居然会主动点开《爸爸去哪儿》网络视频,绝对不是因为它自开播以来创下同时段综艺节目收视率第一,以及重播次数达到八次的记录,仅仅是因为同事的一句鼓动——“里面有个小胖妹挺像你的!”

    不到10分钟后,我就得出了结论:的确像,但仅限身材和胃口。从我记事开始,我妈就到处宣扬我吃饭需要两把勺子轮流喂的事迹,以致于在一群着急小孩不肯吃饭的阿姨当中,一次又一次傲然地拉住了仇恨。

    也就是在这10分钟内,我确定了看下去的动力:仅仅是想看这帮00后到底怎么样把大人搞到精神崩溃、黑屏死机?

    我“腹黑”的缘由,可以说“源远流长”:早在1992年,有一篇名为《夏令营里的较量》的文章轰动全国,讲述的是当年8月一批中日儿童在内蒙古草原参加野外夏令营的过程中展开“较量”,结果以我方惨败告终。这篇文章也大规模地引发了中国民众对独生子女懒惰无能、娇生惯养的“皇帝病”、“公主病”的集体忏悔和反思。20年过去,虽然计划生育政策在变,但是对下一代独立人格、吃苦精神、负责态度的质疑,似乎如同油价,有增无减。

    偏僻陌生的环境、别样的生活体验、状况百出的节奏、不可预测的反应、全天候无死角跟拍……从许多角度来说,《爸爸去哪儿》很容易想起同一团队打造过的另一档“角色互换”节目《变形计》,记得节目刚开播时,最受欢迎的几期都是城里富家子弟和乡下贫困学生,在7天之中进行互换人生体验,结果差不多无一例外,一边深受各种“教育”,而另一边在见识到“同人不同命,同伞不同柄”的残酷真相之后,决心发奋自强。

    我得承认,第一个让我刮目相看的是李湘的女儿王诗龄,在上门讨要蔬菜时小甜嘴一张——“爷爷你要好好的”,那种类似领导人下乡送温暖的仪态,以后偷偷“使唤”人的本事,简直是一个再世“小凤姐”。随后,变身“怪力萝莉”、主动讨菜提篮的田雨橙,完成了形象上的“触底反弹”,超级奶爸文章也在微博上表达了对她的喜爱:“亮亮,待她长发及腰,与我共进晚餐可好?”而为连累爸爸失利受罚、内疚不已的天天,跟老爸郭涛一起揉面假装自己是机器人的石头,同样让预先黑化的心一点点回复柔软和澄澈。

    另一方面,参与《爸爸去哪儿》录制的5位星爸,也在做不好饭菜、绑不了辫子、搞不定子女、出尽各种笨拙洋相之后,开始真诚地反思亲子关系、家庭生活的得失,爸爸们提到最多的,便是“陪伴的缺席”。在中国人的家庭模式中,父亲常常扮演的是经济来源的角色,有人甚至说过,父亲的缺席甚至猛于狼爸的“苛政”。5位父亲中,我印象最深的是林志颖,不仅处处体现了对儿子的体贴和关爱,更是在巧妙安抚儿子情绪等细节上,展现出了对儿子个性的了解和身为人父独到的智慧与素养。

    不过,父亲们到底是节目的配角。最大的看点仍是天真的价值——顽皮、撒娇、卖萌、甚至捣蛋,以及蕴藏其中的善良、勇气和希望。罗曼·罗兰曾经用诗意的语言如此表述:“谁要能看透孩子的生命,就能看到湮没于阴影之中的世界,看到正在组织中的星云,方在酝酿的宇宙。儿童的生命是无限的,它是一切。”那些以“不要输在起跑线”的名义、扼杀孩子的天真以换取所谓“竞争优势”的家长们,请记得,这些千金不换的东西,在他们未来的人生岁月里终将慢慢逝去。

    南方日报记者 郭珊

打印本页


图集推荐

南方日报

A20:娱乐周刊·评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