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下一版

第A21版:人文·小品

时光的散兵

2013-10-24

    ■申 林 

    我所居住的小区,中心花园非常美。视野开阔,满眼的绿树。绕中心广场一周的湖里,各色小鱼游曳。有小鸟偶尔飞翔。阳光下,树叶的鳞片分外养眼,密雨中,绿树的飘摇格外柔情。这是一个让许多人一见钟情再见倾心的好地方。     

    我和许多朋友都是冲着这个小区的优雅环境而来的。感觉这里就是城市的一个绿岛,生命中另外一个鲜活的“肺”,不惜倾己所有甚至成为绿色的房奴。搬家后,幸福地沉浸在绿色的自然中。可是,每当夜幕降下深情的眸子,烦恼就像喧嚣的尘土,扬起肆意的马蹄。小区的中心广场,几批老太太各据一方,努力奋斗起舞着节奏强健的地摊流行歌舞。因为音乐各异,她们经常要玩着音乐斗大声的“游戏”,以高昂的斗志投入执着的舞动之中。虽屡有投诉者抗议,保安再三劝说,她们依然故我,矢志不渝。       

    慢慢地,我和很多朋友开始为被动接受她们每天一个多小时持久不懈的超大音量,而抱怨、牢骚、不满。     

    那天,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随着音乐躁动不安的心收回来,在强劲的“抱一抱,抱一抱”的熟悉音乐中读诗养心。看到一位诗人的几句诗,心头突然一阵暖热;“他们退守到这里……他们是被时光打败的散兵……他们的声音挽在一起,自卫着,倾诉着……”是啊,也经常听到父母无奈的叹息和絮叨。是的,他们也曾经热血沸腾,曾经忙碌颠簸,曾经沧海沉浮,曾经繁华荣耀,而现在的他们,已经退出曾经的舞台,退守在缄默和沉静里。或许为子女的日常家务尽心劳碌,或许为平淡无为的宁静清守寂寞,或许为日益衰弱的身体陷入无奈,或许为人生的无常暗自叹息。他们更多地像被时光打败的散兵,不管承认与否,毕竟,他们已再不是现实的主角,已退守在老年的自留地。毕竟,重新捡拾起理想遗落的梦的,是少数;他们中的大多数,还是被岁月剥去彩色多元的梦幻,留给他们更多的是留白和漫长的寂寞。或许子女都忙,少于交流;或许子女失意,多份担忧;或许子女远旅,牵挂更长;或许家庭不和,或许鳏居,或许疾病缠身,或许……

    所有的或许都有可能存在。所有的幸福和痛苦都有可能产生。或许,这傍晚的免费舞蹈约会,就是她们生活中最好的寄托和分享。是啊,她们喜欢跳的曲子竟然都是爱情主题,甚至最喜欢的就是连我都羞于启口的“抱一抱”的那首痴狂歌曲。此时,她们用自己笨拙的动作,走形的身材,跳出最热烈最挚诚的爱?她们喜欢热闹,或许就是对白天长期孤寂的补偿,她们喜欢喧嚣,或许就是对常年过于单调的生活的调剂,她们喜欢把音响无限放大,或许就是想把内心的声音,向着夜空尽情传送,抑或是让所有的压抑和烦闷得到暂时的宣泄?她们喜欢在广场翩跹,或许仅仅是因为这里有免费的快乐和消遣。她们重复机械地忙碌了一天又一天,或许只有这夜色中偶尔的释放,才是属于自己的一点权利和寄托。

    我放下手中的书。静静走下楼去。去观看一台台没有观众的表演,去欣赏她们脸上纵情的笑容,去倾听她们边跳边从嘴里流淌的唠叨和闲话。星光柔顺,我心荡漾。她们的今天,或许也是我的明天。她们的昨天,或许就是我的现在。我们之间,隔着的仅仅是昨天、今天和明天。

    这是多么难得的抒情诗啊。我终于理解了那句朴素、执着的语言:“所谓宽容,不是忍受或者忽略,而是懂得欣赏。”是的,或许,就是在这夜幕中的大地舞台上,她们获得了相互欣赏和知足以及满足。我也再次理解了另外一句话:“一个人的粗话,可能是另外一个人的抒情诗。”放开分歧和执着,放下自我和抗拒,换位思考,你会理解更多的现实,也会放下许多的不满和烦扰。我赞美着她们的舞姿和精神,赏识着她们的心态和乐观,然后,悄悄告诉她们,小区有孩子在复习功课,有人疲劳了一天需要安静休息,小区里需要互相理解和关爱。她们有些人会自觉把音乐调小一些,但有些人依然故我,我行我素。我淡淡走过。我也已经能够理解和猜测,她们如此执着,一定有着常人不知的背后的故事和诸多无奈。

    只是从此,每天的晚上,我开始放下厌恶和反感,每每数着星星,听着舞曲,以并不完美的时光,泡一壶夜的茶,凝眸闪烁的万家灯火,思量人生百味。

打印本页


图集推荐

南方日报

A21:人文·小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