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下一版

第SC02版:深圳观察

大鹏新区开门办规划

大鹏所城“论剑”:求解旅游业承载力之困

2013-10-24

    评审会在大鹏所城北广场露天举行,引来游客好奇观望。

    世界级滨海生态旅游度假区建设刚刚起步,大鹏新区环境承载力似乎快触及“瓶颈”。相关报告显示,目前大鹏最适合旅游承载力为677.3万人次/年,而今年游客人数就有可能达600万人次,交通、环保压力不断增大。那么,以探索生态发展新路为使命的大鹏新区该如何破解这一承载力难题呢?

    18日上午,凉风习习,秋高气爽,来自全球的10多位专业人士围坐在古老宁静的大鹏所城北门洞口,举行大鹏新区旅游发展及产业策划国际咨询第二轮评审会,围绕大鹏环境承载力议题上演“头脑风暴”。下午,评审移至北广场西侧树荫之下,古时演兵操练的广场如今成为规划人士“论剑”之所,如此别开生面的评审会不时引得游人驻足旁观。

    与会者提出,要破解承载力难题需改变大鹏旅游业现有“大梅沙式”产业形态,推动旅游形态升级,并与全区其他产业、公共建设共生发展,并在此基础上进行旅游业的精细化科学开发。同时,会内会外有人士呼吁,房地产业不能成为大鹏开发主导,“否则旅游业前景将蒙上阴影”。

    承载力“悖论”承载力有上限居民旅游需求不宜“堵”

    “现在西涌沙滩上的游客越来越多,垃圾也多,甚至能看到成堆瓜子壳,而且路上很堵。”市民王先生说。不仅是大鹏,国庆黄金周期间,全国很多景区出现严重拥堵,巨大旅游需求和景区承载力之间的矛盾成为近期媒体热议话题。18日的规划咨询会,主题正是“大鹏新区旅游业的承载力”。

    一份研究报告显示了大鹏承载力现状:新区固定承载能力只有5000人次/天,目前已经超载;海域水环境呈现恶化趋势;交通方面,每小时仅可承担车辆5805辆,但旅游旺季平均每天上午就约有2.8万辆进入新区……

    “如果维持目前以海滩吸引游客的观光式发展模式,那么世界级滨海旅游度假区这个任务将让大鹏承受‘不可承受之重’。”一位规划人士坦率地指出。

    同时,大鹏不能简单采取限制游客进入,或更多地通过面向少数高端人群进行旅游开发的方式来达到减少游客的目的。“打造国际旅游岛不等于只满足高端需求,各阶层的民众都有来大鹏游玩的权利。”区域经济研究者金心异表示。

    一个可资证明的例子是:今年新区曾试图通过节假日单双号限行来缓解交通压力,但在旅游业者和市民的反对声中不了了之。

    金心异表示,这是国内不少旅游地正面临的发展“悖论”:承载力上限“触手可及”,但又得尽可能地满足民众不断增长的旅游需求。这种情况下,大鹏如何打造世界级滨海生态旅游度假区?省委常委、深圳市委书记王荣曾言:“当初的改革需要勇气,今天的改革更需要智慧。”作为改革产物的大鹏新区,面对这一难题,的确是考验其智慧。

    出于寻求智力支持的目的,大鹏新区经济服务局改变以往一场定胜负的传统规划评审方式,采取五轮次、层层递进的规则,每一阶段的优胜单位负责汇编深化本阶段成果。“这更像一个学术交流会,5家来自全球的专业机构历经半年的考察和研讨,将成为大鹏未来发展的智库,为大鹏提供源源不断的智力支持。”本次国际咨询策划人郭晨表示。

    以产业升级破解承载力难题吸引更多游客进行体验旅游

    参赛者能否为大鹏找到破解承载力难题的答案?5家参赛单位瞄准了目前大鹏旅游项目过分依赖滨海资源的弊端。“充分利用潜在的旅游资源实现全域旅游,这是打开(承载力)瓶颈的重要一步。”一位参赛专家的观点颇具代表性。

    比如古村落资源。评审会前一天,主办方组织参赛人员参观、考察高岭古村落。这座已被废弃的旧村位于一座小山半山腰处,有着近400年历史,如今草木葳蕤,篱墙颓圮,但古朴而清幽且兼具西式风格的老屋,还是让参赛者对大鹏旅游资源和魅力有了新的认识。

    类似古村落在大鹏有百来座,但大多不为外界所知。深圳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专家表示,大鹏的滨海、山林、历史文化、城镇、工业等都有可能变成增量旅游资源,改变过分依赖海滩的旅游资源供给结构,“如果能实现多样化资源综合系统,环境的承载将会由不同旅游资源分担,从而提升承载力。”

    旅游业态的调整同样可以优化承载力系统。统计显示,目前来大鹏旅游的游客七成多以观光为主,休闲度假的不足三成。“大鹏旅游业不能走大梅沙老路,肯定要往高端方向升级。”深圳大学旅游科学研究所所长郁龙余表示,大鹏半岛不少海域洋流条件很好,自净能力较强,只要游客不过于集中在沙滩上,海域生态环境应很快能恢复。

    铿晓设计咨询(上海)有限公司也认为,未来大鹏的旅游者需要假期式的放松,注重体验,厌恶拥挤的旅游景点、商业化的虚假文化景点、强制性的旅游团体,大鹏的旅游业发展应该顺应这一趋势。

    业内人士表示,目前我国旅游将迎来从大众旅游进入休闲旅游时代,并向度假旅游时代过渡的阶段,“大鹏能否在全国率先推进旅游业态升级,为全国其他地区先行探索出一条新路?”

    事实上,大鹏新区已经开始了这方面的探索。大鹏去年启动深圳大鹏国际户外嘉年华,将潜水、冲浪、自行车赛、越野跑、泅渡、划艇等运动尽纳其中,“传统旅游方式以观光为主,大鹏希望能够发展丰富多彩的户外活动,吸引更多游客进行深度体验式旅游,推动旅游产业升级,形成个性化、高端旅游业态结构。”大鹏新区经济服务局局长曾国中在今年嘉年华启动仪式上表示。

    新型城市化视野下进行开发与其他产业共生发展警惕地产业过度开发

    立足于建设世界级滨海生态旅游度假区,仅调整旅游业供给结构和旅游业态远远不够,交通、环境治理等建设必须通盘考虑,且要放弃相对粗放的旅游单一开发模式,进行科学的精细化整体开发,才可以进一步提升环境承载力,实现在严格保护前提下的旅游业可持续增长。

    在第一轮竞赛中,有参赛团队提出旅游业共生系统,强调旅游与各个产业之间的共生,以及与社会民生的共生等发展模式。

    目前,大鹏其他主导产业的发展对旅游业将起到拉动的作用,如生物产业。相关规划显示,仅坝光国际生物谷第一阶段就将形成面积约3平方公里的生态科技小城,产城融合的理念有可能让生物谷成为科技旅游目的地。

    一家参赛团队的“综合评估雷达图”概念似乎对此有所关注:他们对旅游资源、城镇、工业、基础设施进行综合分析,最后形成单元旅游资源的综合评估雷达图,可提供更细致深入的评估方式,不同地区进行不同强度、不同模式的开发。

    相关专家认为,此次参赛者较少将旅游资源开发与其他产业、基础设施等领域的发展统一起来考虑。评审会一位专家评委指出,大鹏发展旅游产业不是单向地引进一系列项目,而以大鹏新型城市化为基本目的的旅游产业发展,最终实现的是新型城市化的目标,“这种城市化的视角恰恰没有反映”。

    郁龙余也认为,大鹏旅游业开发一定要考虑其他产业,特别是房地产业,“在审批、设计上都要加强管理、控制”。深圳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也提醒说,首先大鹏不应该是一种房地产引导的模式,目前大鹏现有的生态承载力能接受的常住人口是25.2万人,现常住人口18万多,假如房地产带来更多居住人口,环境资源将会被居民削减。

    笔者粗略统计,目前已有包括万科、招商地产、华侨城、宝能集团、卓越、佳兆业及莱蒙国际等房地产开发企业抢滩大鹏半岛。对此,金心异表示,规划部门必须严格限制房地产项目的数量和容积率,这关系到大鹏未来资源利用和城区形象,“比如说大鹏的楼都建得很高很密,那还谈什么休闲度假区呢?”

    文/图 凤飞伟 文艺 王一人

打印本页


图集推荐

南方日报

SC02:深圳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