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下一版

第A16版:家庭周刊·品味

摄影

谁的乡愁无处安放

2014-02-22

    鸭子呀,你也是乡愁的一部分呀。

    家乡,永远留给我们一片宁静……

    杜东篱:中文系毕业,目前从事少儿英语培训。虽然读书与工作都与摄影没关系,因大学时加入摄影协会,从此摄影成了生活的一部分。喜欢游山玩水、拍东拍西,喜欢把家人当模特,喜欢用镜头寻找老广州的韵味。

    春节刚过,一篇名为《无处安放的乡愁》的文章,在微信朋友圈里疯转,一位证券分析师的“乡愁”报告,引来良多感慨。

    “乡愁”,是游子对故乡、对文化母体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思。乡愁,对郑愁予来说,是响在江南驿道上哒哒的马蹄声;对余光中来说,是一湾浅浅的海峡;对席慕容来说,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对北岛来说,是一盏点在时间尽头的青灯。而对很多人来说,乡愁不过是停在记忆里的田园巷陌。

    克服春运的种种困难,向着故乡的方向追赶,巴望赶回去看看老屋、老井,看看村口的老樟树老牌坊,想拍几张日落时家乡炊烟袅袅的意境,想到朋友圈里晒一晒故乡田野里翩飞的白鹭。可现实是,故乡变了。

    千万里赶回故乡的游子发现,现如今除了要叩问“时间都去哪了”,还要叩问“故乡到哪儿去了”。家乡变了,变得不认识了,梦里家山还在梦里,现实里找不到了。就像《无处安放的乡愁》里提到的,故乡的环境越来越陌生了。

    曾经,那些属于故乡的秀美山水,现在找不到了。找到的秀美,要么在风景区里,你得花钱买门票才能看到;要么在度假村里,你得入住消费才能享受到。

    很多人都羡慕莫言,羡慕艾丽丝·门罗,不是因为他们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而是因为莫言有高密东北乡,而门罗有安大略的威汉姆镇,那些滋养了他们,给予了他们无数创作灵感的小村小镇。无数人趁着年关飞越城市,希望到小村小镇去寻找寄托,用一解“乡愁”的名义来安慰在都市中疲惫迷惘的心灵。可梦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曾经有人用两副对联来描绘春节返乡的尴尬。第一副的上联是“这个嘛呵呵呵呵”,下联是“那什么哈哈哈哈”,横批“阿姨吃菜”。另一副的上联是“考了几分什么工作能挣多少呢”,下联是“有对象没买房了吧准备结婚吗”,横批“呵呵呵呵”。而另外一些回乡过年的小伙伴们,却发现返乡最大的尴尬是故乡变了,那些曾经的乡愁,现在无处安放了。

    贴士

    1.“黄金分割”是广泛存在于自然界的一种现象,简单的说就是将摄影主体放在位于画面大约三分之一处,让人觉得画面和谐充满美感。

    2.“黄金分割法”又称“三分法则”,“三分法则”就是将整个画面在横、竖方向各用两条直线分割成等份的三部分,将拍摄的主体放置在任意一条直线或直线的交点上这样比较符合人类的视觉习惯。

    3.拍摄时可直接调出相机的“井”字辅助线,将拍摄主体放在4个交叉点上,这样画面立刻就活了起来。

打印本页


图集推荐

南方日报

A16:家庭周刊·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