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下一版

第GC02版:聚集广州“两会”·视点

三旧改造要让市长和市场各就其位

2014-02-22

    正在召开的广州“两会”上,三旧改造再度成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热议的话题,不少代表、委员炮轰广州“三旧”改造进程缓慢,认为广东的大政策非常好,但广州的配套政策研究得不深、不透,导致实际操作推进太难。而广州各区则纷纷抛出新一年推进三旧改造的大计划。可以预见,在新型城镇化的大潮中,在加快发展的大时代中,在未来一段时间里,广州三旧改造的提速将是一股不可阻挡的历史洪流。

    历经改革开放以来城市化的狂飙突进,城市的格局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旧城改造正在逐渐成为了各大城市寻求突破的希望之地。迈向国家中心城市新座标的广州将在未来的中国有着更为广阔的舞台,旧城改造成为城市再出发的必然。在今年的广东省“两会”上,省委书记胡春华对广州城市建设转型发展提出了新的要求,希望广州要充分用好“三旧”改造政策,研究出台配套措施,抓好旧城改造,加快城市更新,不断提升城市建设水平,真正把广州建设成为环境优美、宜居宜业的省会城市和国家中心城市。

    撩开广州三旧改造的大幕,需要勇气、魄力和智慧。目前,广州纳入“三旧”改造项目的土地面积约554平方公里,约占建成区面积的1/3,其中城中村有310多平方公里,旧厂有190多平方公里,旧城有56平方公里。但是,截至目前完成改造的仅有近30平方公里,约占全市“三旧”总改造项目面积554平方公里的5%。三旧改造的进度缓慢让不少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市民着急,提速势在必行,但是我们不能头脑发热,要避免三旧改造一哄而上又一哄而散的状况出现。

    欲速则不达,无数前车之鉴早已证明了这一颠扑不破的真理。通往世界级城市的道路上没有速成术,三旧改造要在城市可持续发展的坐标系上急行军,发力于城市品质的提升和人居环境的改善。三旧改造是关系城市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全局性问题,就像一次心脏搭桥手术,它牵扯的神经极其多且复杂,必须非常谨慎小心。从中山四路骑楼街被腰斩,到恩宁路粤剧名伶故居、金陵台的相继倒下,那些让人们记起乡愁的印记消失在旧城改造的瓦砾废墟里。事实早已告诫人们,脱离科学的城市规划,缺乏历史文化的考量,匆忙上马改造项目,改造出来的可能是千城一面的钢筋丛林,甚至可能由于容积率的拔高、公建配套的缺失等疏忽,进而导致新的城市问题产生。着眼未来,一窝蜂上马三旧改造甚至可能更会透支本已捉襟见肘的土地资源,使得现代服务业、高新技术产业项目无地可用,无从落地。

    要避免三旧改造陷入一哄而上的困境,必须要搭建起科学合理的三旧改造制度框架,以制度的力量加快三旧改造的步伐。

    首先,扫清三旧改造的制度障碍,让市长与市场各就其位,这就需要审视三旧改造从立项、审批到最终实施的各个环节,是否如万里长征般艰辛漫长,是否存在绊脚石、拦路虎,进而对症下药。

    其次,要避免企业和改造主体的盲目行动,杜绝急于求成带来的粗制滥造,就应该在配套政策和发展方向上给予明确的指引,鼓励重点项目的突破和创新,将好钢用在刀刃上,效果远比一哄而上强得多。

    第三,面对三旧改造过程中社会利益、经济利益裹挟纠结,更需要建立多方利益协调机制。只有通过城市管理者、投资主体、专家学者和居民群众之间充分的协调与信息交流,才有可能避免因追求短期利益或政绩效果而出现的盲目投资,使三旧改造项目真正地符合城市长远发展利益及市民的实际需要。

    有句话说得好,有时候,我们走得太快了,以至于忘记了出发的目的。加快城市更新是大势所趋,提升城市建设水平的目标不容改变,但是不要忘记,城市的更新改造之新,不仅是城市之新、建筑之新,更新在人是根本,城市发展真正要以人为本,围绕城市的一切,都以人的福利和权利为最大化。

    机遇与挑战同在。我们期待着,广州的旧城改造能够为中国式的城市更新创造出可供借鉴的样板,为全国“三旧”改造创造新鲜经验。

    (作者为南方日报记者)

    郑佳欣

打印本页


图集推荐

南方日报

GC02:聚集广州“两会”·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