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第GC04版:广州观察·城事

救助重症弃婴谁来治谁出钱

代表为“弃婴岛”建言,由政府补贴儿童在家治疗 2014-02-22

    南方日报讯 (记者/郑佳欣 张西陆)广州“弃婴岛”试点运行17天已收到超百名弃婴,这一现象近日在广州两会上引起代表委员的关注。昨日,在增城代表团分组审议时,列席会议的省人大代表、广州妇女儿童医疗中心院长夏慧敏提出,随着弃婴数量的增多,弃婴岛的压力也会进一步加大。他建议,在对待弃婴的问题上应该设置一定门槛,尽量对广州户籍、重症、低保重点保障。

    代表建议重点保障户籍重症低保人员

    “弃婴岛”试点运行17天已接收超百名弃婴,广州市民政局局长庄悦群坦言,“婴儿安全岛”确实对广州有压力,目前国家民政部、广东省民政厅已派出工作组到广州,指导弃婴日后的管理、教育问题的解决。

    这一现象在两会上引起代表的热议。“这类情况,其实一直在医疗领域内存在,儿童医院高峰年份,一年就是两三百例,各综合医院都存在这样的问题。”夏慧敏说,在设弃婴岛之前,他所在的医院一年最多接受两百名弃婴,其中很大一部分来自外来工群体。他担心,由于弃婴岛不设门槛会带来很大压力,“估计将来数量也不会少”。

    他建议,在对待弃婴的问题上应该设置一定门槛,对区域范围有所限制,尽量对广州户籍的、重症的、低保的重点保障。

    广州市人大代表、公安局副局长逯峰说:“弃婴岛的事情可能要全国一起来做。现在广州开始试点,形成了一个洼地,我向民政局了解到,现在从周边省份甚至北方省份也有人把小孩送过来。”

    弃婴问题折射人口和社保政策不足

    这些弃婴的情况是怎么样的?夏慧敏表示,弃婴中很多是重症病患者,其中部分是可以治愈但要花很多的钱,还有部分慢性重症是没办法治愈的,像唐氏综合症、脑瘫、全身遗传性疾病等,小孩生下来就要长期治疗,家长承受不起就选择遗弃。

    他认为,强制婚检取消后,不少家长对主动婚检积极性不高,导致一些遗传疾病没有最早期筛查出来。弃婴问题射出很多的问题,如户籍管理政策、人口政策、社保体系存在缺陷和不足,并不能更好地给予这些家庭帮助。夏慧敏认为,应该好好地借此进行反思。

    “弃婴问题明朗化后,后续的举措也很重要。”夏慧敏建议,设置弃婴岛后,后续的政策研究应该跟上,如研究弃婴出现哪一类疾病、哪一类原因最多,由此设置相应的措施和政策。“弃婴中哪类先天性疾病早期干预就可以避免恶化的,再通过具体政策落实明确,把弃婴安全岛做到实处,做得更好。”他指出,必须正视这个问题,尽量提前介入早治疗。

    他还提出,可以借鉴国外模式,让有重症疾病的婴孩在家里接受治疗,政府直接给予补贴。

    残疾儿童首报制度执行乏力影响弃婴岛效能

    作为特殊儿童教育工作者,市人大代表陈凯鸣认为,设立弃婴岛是人道的做法,也有其存在的必要性,但由于广州仍未加强残疾儿童首报制度的制定力度,导致弃婴岛未能充分发挥作用。

    从2004年6月1日起,广州已实行残疾儿童首报制度。制度规定,广州市户籍人口和暂住人口(居住在广州地区半年以上的外地户籍人员)中,年龄在0至14周岁,一旦在首次诊断或发现有视力障碍、听力语言障碍、肢体功能障碍、智力障碍、精神障碍、多重障碍的,相关部门须报送市残疾人事业信息中心。所掌握的信息将作为掌握全市儿童发生残疾的基本情况、为此类患儿提供康复救助或进行康复指导的有力支撑。

    “可是,据我从官方途径得知,广州去年和前年连续两年首报数目均为零,这是不太可能的事情。”陈凯鸣说,有的孩子因为没有被首报,使得政府抢救康复性项目效果大打折扣,孩子的康复治疗也浪费太多时间。在她看来,特殊儿童现在的困境是单一家庭无法解决的,必须依靠政府、社会对特殊人群有更好的福利保障来实现。

打印本页


图集推荐

南方日报

GC04:广州观察·城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