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下一版

第A12版:新闻周刊·军情观察

已有可造1500枚核弹原料 拥有空、天投射核武器能力

日本制造核武器 只欠政治“东风”

2014-02-22

    本周,在“美国催促日本归还超过300公斤武器级钚”这一消息发布后,日本是否具有核计划、其核能力水平究竟如何的话题,再次成为国际社会的关注焦点。

    作为世界上先进的科技大国、工业技术大国,日本的科学技术、工业组织与承包能力处于世界先进水平。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的专家普遍认为,日本是世界上少有的拥有全部核产业链的国家之一。他们认为,制造核武器对于日本来说,不是难题。真正的难题仅仅是日本走向核武国家必须迈过“政治门槛”。

    美国开始起疑心

    美国至今已因安倍“拜鬼”对日本说了3次“失望”,其常务副国务卿伯恩斯访日时也提醒日方注意言行,这反映出美国开始对安倍政策有所怀疑

    在日本本州岛东北端的下北半岛,不到2万人口的青森县六所村面朝太平洋。这里一年之中有1/3的时间被白雪掩盖,拥有一片适合放牧牛羊与栽种山药、牛蒡等根类植物的宽广野原,还有一处能捕获鲍鱼、海参及采集到顶级昆布的宝贵渔场。不过,这个一度被人们遗忘的角落现在充满了神秘的色彩,村民们也变得更加焦虑。

    六所村里,群山之下,有一片水泥厂区是日本一座大型的核燃料再处理工厂,至今已囤积了3000吨核废燃料,其储量超过美国,居世界第一。据悉,目前进入试运转的六所村工厂,每年可提取高浓缩核原料4吨,今后每年将可提取9吨武器级钚。一些专家据此推算,仅目前储存的这些核废燃料可以提炼出的武器级钚总量,至少可制造出2000枚以上的核弹。

    钚是一种具有放射性的超铀元素。钚-239系由铀-238变而来。当下,全球用于制造核弹头的原料主要是钚239和铀235,且使用相同质量的核材料,钚弹的威力比铀弹更大。不过钚239在自然界中并不存在,需要从使用过的反应堆燃料(称“乏燃料”)中提取。

    “奥巴马政府此时要求日本归还300多公斤钚,反映出奥巴马政府对日本的战略动机可能已经有所担忧。”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教授对南方日报记者说。奥巴马可能已经对安倍晋三上台后的日本国家战略产生怀疑。美国至今已因安倍“拜鬼”对日本说了3次“失望”,美国常务副国务卿伯恩斯访日时也提醒日方注意言行,这反映出美国现阶段对安倍政策有所怀疑。本周,美国《华盛顿邮报》副总编辑刊文批评安倍说,原以为安倍是一个改革者,现在发现他其实是一个保守的民族主义者。“这也代表了美国国内的一种声音。”

    据日本《朝日新闻》报道,不久前,在东京一场主题为“管理乏燃料:再加工还是储存”的核研讨会上,与会美日学者围绕日本为何囤积如此多的钚产生交锋。白宫前官员费特说,日本仅在本土存放的钚原料就有10吨,足以制造1500枚核弹头,但对于如何使用却无清晰计划,自然令人怀疑日本有何意图。

    投射核武无难题

    M-5火箭可将2.5吨重的核弹头投送到1万公里以外,H-2A火箭可将2吨重的核弹头投送到5500公里以外,F-2战机也有能力投掷小型核弹

    日本到底有没有制造核武器的能力?1994年,时任日本首相羽田孜说:“日本确实有能力拥有核武器。”现任首相安倍晋三也在2005年叫嚣,“日本有一流的核武器制造能力”。

    著名军事网站“超级大本营”军事评论员张兵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日本早已经具备全部核产业链,核武研发没有技术难题。他说,核武技术的研发以及核武器的生产使用主要有六个重要的关键环节。其中第一步便是核原料的获取。他说,目前初级核原料主要来自于铀矿,美国、俄罗斯、加拿大、法国几乎垄断了全世界的铀矿资源与市场。而日本已经深度加入到这一全球的核原料贸易,因此核原料对日本来说不是问题。此外,日本已经具备从核废料中提取核原料的技术。

    日本储备了数量惊人的核原料,并通过大力发展核废料再处理回收技术,已经获得了大量的武器级钚。而今,日本在冈山县和青森县建有离心法铀浓缩工厂,在宫崎县建有化学铀浓缩工厂,并正在建造一流的激光铀浓缩工厂。

    “核武技术最关键的一个环节便是‘分离’‘提纯’‘压缩并使用’的过程”,曾经参观过核电站的张兵说,核电站所需的燃料一般为低浓铀,铀浓度在3%-5%;医用发射性物质,铀浓度在20%以下,而核武器所需的铀则要求铀的丰度在90%以上。日本目前拥有18座核电站、医疗产业亦很发达,已经证明日本具备了将铀浓度提纯至20%以下的能力。

    “而对日本来说,将铀浓度从20%提纯至90%并不是难事。”他说,因为其中最关键的技术在于离心机技术。而离心机技术的关键在于高速电机技术。在这方面,日本的技术处于世界一流水平。

    从制造水平来看,日本核电站发电能力雄踞世界第三位,利用核能技术已处于世界领先位置。而近年来,日本的核技术开发又取得了不少新进展,如投资30多亿美元从事受控、常温和室温核聚变研究;拥有了全世界唯一的大型螺旋核聚变实验装置;穷10年之功耗费60亿美元建成并于1995年8月试运行发电的“文殊”中子增殖反应堆;以及超一流的计算器仿真核试验能力。

    不过,日本不仅仅只具备生产核武器的技术,它也具备核武器小型化、核弹头生产和投射的能力。

    日本拥有高质量的核弹头制造能力。早在上世纪60年代末,日本东丽公司就研制出了世界上首批高强度高模量的碳纤维,并生产出了耐高温、耐烧蚀、抗热震和密度仅为钨合金1/10的碳/碳复合材料,美国的民兵Ⅲ导弹MKl2A弹头鼻锥因采用日本的碳/碳复合材料,才解决了困扰多年的洲际导弹弹头防热难题。而今,美国的弹道导弹仍一直依赖日本提供的高精度电子部件和生产技术。“由于日本工业的技术水平以及精密制造水平在世界上处于先进行列,日本将核武器小型化的速度应该很快。”张兵说。

    至于核武器的运载与投射,张兵表示,主要依赖两大途径:导弹或飞机。据披露,目前日本的M-5火箭可将2.5吨重的核弹头投送到1万公里以外,H-2A火箭可将2吨重的核弹头投送到5500公里以外,日本自行研制的F-2战机也有能力满足投掷小型核弹的实战需要。此外,日本借助加入美国导弹防御计划(MD)之机,正加紧发展与核武器相关的技术,如天基侦察系统、高性能的武器控制系统和一体化的C4ISR系统等,这都将极大地缩短核武器形成实战能力的时间。而一旦有了核武器,日本完全有能力把它投送到地球的任何一个角落。

    张兵着重强调,日本不仅仅具备核武器的研发技术,关键是,在先进制造业水平、工业承包能力的支撑下,它已经具备核产业能力,这将是其轻易能制造核武的产业根基。

    视点

    日本如果发展核武  中美俄或联手应对

    曾多次在日本进行学术访问的中山大学亚太研究院陈艳云教授对南方日报记者说,在东京的街头,她曾看到过一批极右翼分子高呼:“日本需要原子弹”。的确,曾有日本首相、高层人士和右翼力量高呼日本要发展核武器。“但是,我看到、听说的更多的是日本反对发展核电、核技术的静坐和游行。”

    她说,虽然日本研制核武器并不存在多大的技术难题,但是“国内国外的政治门槛”让日本很难迈进制造核武的大门。她认为,从日本国内的情况分析来看,发展核武器并不现实。一者,日本本土遭受过原子弹的轰炸,民众的惨痛经历至今难忘。“虽然冷战结束后,日本政治向右转,但是和平主义的思潮仍是主流。多数日本人反感发展核技术,特别是在日本大地震引发核泄漏之后。”日本绝大多数的民众对“核”都很敏感,这时日本提出发展核武器,民众不会答应。

    其实,除了日本和平主义的思潮以及固有的对核的反感这一限制因素外,很多日本战略家基于日本现实国家利益,也曾发出日本不应发展核武器的呼吁。上世纪60年代,3位参加过日本历届政府核武化绝密研究的专家就感慨过。蜡山道雄说:“发展核武器与其说是一种战略,不如说是出于幼稚的民族主义。”

    “日本是否发展核武器需要日本战略家审慎考虑。”金灿荣说。发展核武对日本来说,在短期内或可以发挥威慑能力。但是长期来看,中、美、俄三个大国都会加强对日本的防范,如果联手对付日本的话,日本的战略地位必然会下降。而一旦三国与日本发生核战争,对日本来说就是亡国之灾。“因为国土面积决定了一国能否经受得住核战争的打击,而日本毕竟是个小国。”

    当然,除了日本国内力量外,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也不会允许日本发展核武器。“但是,美国是否短期因为需要日本的战略而放任日本,则是不确定的,即美国对日本制约的诚意如何不能确定。”金灿荣说。此外,美国也可能被日本欺骗,使得日本暗度陈仓发展核武。

    揭秘

    二战期间和上世纪六七十年代

    日本核企图两度被美国阻止

    “日本除了具备生产核武的能力,也有研发核武的历史经验。”金灿荣在接受采访时提及了日本的两次核武企图。

    已披露的资料显示,自1938年德国科学家发现核裂变之后,日本物理学家仁科芳雄在1939年提出了将这一新发现进行军事应用的可能性。1940年,日本军方确认制造原子弹切实可行。1941年5月,日本陆军大臣东条英机批准空军科技署的“制造铀弹报告”,指派仁科芳雄带领100多名学者开始进行原子弹的研制。这个计划被命名为“仁计划”。此外,日本海军在1942年也实施了核开发项目——F计划。该计划由日本京都帝国大学提供支持,其负责人是另一名物理学家荒胜文策。

    1943年,仁科芳雄完成了原子弹的理论研究,但日本缺乏实验需要的铀原料。日本军方在日本和朝鲜各地寻找铀矿的同时,决定向轴心国盟友—德国寻求帮助。1943年年末,德国派一艘潜艇运送一吨铀矿石前往日本,结果由于情报外泄,潜艇被埋伏在马六甲海峡的美军击沉。此后,日德之间一直寻求核交易,但因丧失制海权而未遂。其后,日本开始自谋办法,并终于在福岛附近找到铀矿。但是由于这个矿的品位不高,军方经过一年的提炼才获得少量用于实验的铀原料,不足以研制原子弹。

    1945年4月,仁科芳雄在东京的实验室在美军轰炸中被毁,“仁计划”被迫中止。而此前荒胜文策领导的“F计划”也因为分离铀材料的加速器始终不合格而告终。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后,美国占领军发现了日本人的5个回旋加速器,它们可以被用来从普通铀矿中分离可裂变物质。美国将这5个回旋器弄碎后沉入了东京湾。

    二战后,日本虽然已有《和平宪法》,并一直对外宣称严格恪守“无核三原则”,但日本政府却在上世纪60年代默默地启动研究核武的调研。这一内幕在11年前,被日本共同社曝光。

    2003年,佐藤荣政府相中核心成员之一、上智大学名誉教授蜡山道雄披露,1957年5月,日本首相岸信介明确表示,为了自卫,不排除拥有核武器。当时,内阁情报调查室、外务省以及与防卫厅关系密切的保守派集团对是否进行核武器的开发各自进行了研究。1967年、1968年前后,当时的佐藤荣政府曾悄然密令内阁调查室委托最可靠的人员进行日本重新“核武装”的可行性计划研究。佐藤荣政府的内阁调查室分别于1968年和1970年得到了两份最完全的研究报告。在这两份报告中,蜡山及原国际原子能机构副主席垣花秀武等人首先得出的结论是:日本制造少量钚弹(原子弹)“是可能且容易实现的”。但是,这次研发核武的企图依旧被美国发现并阻止。

    ●南方日报记者 赵杨 策划统筹 徐林 江华

打印本页


图集推荐

南方日报

A12:新闻周刊·军情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