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版 下一版

第A05版:广东

穗“婴儿安全岛”昨起暂停试点

系全国首例,福利院称原因是弃婴数量达到极限 2014-03-17

    室内育儿人员在照顾被弃的婴儿。郭智军 摄

    南方日报讯 昨日下午,广州市民政局召开“婴儿安全岛”试点工作情况通报会。根据通报,自1月28日起启用的广州市社会福利院“婴儿安全岛”从昨日起暂停试点,这是目前全国25个试点中首个暂停使用的“婴儿安全岛”,在此前48天中,“安全岛”共接收弃婴262名。据广州市社会福利院院长徐久介绍,接下来将进行试点总结及做好接收弃婴分流、防疫等工作,重新启用的时间将另行公告。

    记者昨天下午在广州市社会福利院外看到,在原来“婴儿安全岛”的外围已经围上了四块塑料屏障,上面用婴儿手写字体印有劝导家长不要弃婴的话语。

    为何暂停试点?

    弃婴数远超预期达极限

    为何启动试点不足两个月就宣布暂停使用?徐久表示,由于安全岛的启动,广州市福利院接收弃婴的数量远远超过预期,并且已经达到了极限,“仅一个多月,市福利院每个班组养育儿童人数已从原有约50人猛增至最少80多人,最多已近100人。”

    而随着弃婴人数的不断增多,广州市福利院现有的隔离设施已无法满足需要。“最主要的是空间不够,按照要求,每个婴儿享有的平均面积应该不小于5平方米,在安全岛启用前还勉强够用,现在已经不够了,有许多婴儿床不得不让两个婴儿共用。”徐久说,新弃婴与院内其他儿童集中生活在一个空间,很容易导致院内传染病的交叉感染和广泛快速传播,情况十分严峻,“市疾控的人说床位密度太高了,十分担心。”

    “上级民政部门对试点并没有明确启动和暂停时间,试点可以根据实际情况来评判,进行总结,完善内部管理,所以我们并没有来自上级或其他方面的压力。”广州市民政局社会福利处处长叶芬强调,目前只是暂时关岛,对于安全岛的设施并不撤除,“按照上级民政部门的统一部署或是参照珠三角其他城市的试点经验,我们会适时重启安全岛。”

    为何广州最早停用?

    接收弃婴量远超其他城市

    目前中国内地共有10个省份建立了25个“婴儿安全岛”。广州作为较晚试点的城市,为何却最早停用?对此,徐久解释称,这是因为广州在短短的一个半月内就接收了超过200名弃婴,远远超过开展试点工作的其他城市同时期的接受数量。

    “最早开展试点的石家庄市在两年半的时间内,才接收弃婴约180人。内蒙古的乌兰察布市儿童福利院2013年4月试点,到2014年2月仅接收了4名弃婴。”徐久介绍,同属发达地区的天津同期接收了50个,南京接收了25个,总体而言,其他试点城市弃婴数量保持平稳或略有增长,而试点这段时间广州从公安系统接受的弃婴只有33例,“可以说广州收养的弃婴数量相比之前是呈十倍的增长。”

    徐久初步分析称,广州是华南目前开展婴儿安全岛试点的唯一特大型城市,集中了华南地区的医疗资源和公共资源,又是大量流动人口的聚集地,这导致弃婴短时间内剧增。他表示,各试点城市均出现了弃婴数量显著高于往年同期的情况,而“婴儿安全岛”均在民政部门直属的事业单位社会福利院或儿童福利院试点,均存在不同程度的编制紧张、人员不足等情况。

    再有弃婴如何处理?

    立即报警并提供监控录像

    “婴儿安全岛”暂停使用后,如果还有人弃婴将如何应对?对此,徐久表示,今后一段时间,市福利院将按照原来的工作程序,只接收公安部门送达的弃婴。一旦发现有人在“婴儿安全岛”或福利院其他区域遗弃婴儿,将立即报警,并向警方提供弃婴行为的视频监控录像等相关追查证据和线索。

    徐久介绍称,在“婴儿安全岛”试点工作暂停后,市福利院将集中精力认真做好接收弃婴的护理、治疗及分流、收养工作。“首先我们将邀请疾控部门专家到院指导,对全院进行一次全面的防疫消毒工作,确保市福利院无传染病等公共卫生事件发生。”对于婴儿分流,徐久表示,将循序渐进,充分考察备选地点设施、管理等的各项指标,在确保具备接收条件后再行分流。

    叶芬表示,下一步广州市民政局将会同卫生、人社、教育、残联等部门着力推动并出台面向本市户籍困境儿童的救助帮扶政策,包括实施福彩公益金资助本市户籍的脑瘫、先天性心脏病、唇腭裂患儿手术康复政策,研究出台不能自理的重度残疾人家庭扶助政策、残疾儿童特殊教育政策、残疾人就业能力培训等政策,为困境儿童和他们的家庭提供切实的救助和帮扶,进一步健全和完善我市儿童福利保障体系。

    专家解读

    “安全岛应该是最后一道防线”

    广州市社会工作协会副会长朱静君认为,广州暂停“婴儿安全岛”试点的意义在于给了社会一个回头看的契机,“我们可以停下脚步,对那些困难家庭抚育婴儿的困难进行评估。来进一步探讨接下来如何运用政策、制度来进行帮扶。”

    她表示,安全岛暂停使用后,广州的社工团队将积极收集各地民政系统的政策资源和慈善机构的救助资源,汇集成册,向目标对象发放,“许多家长看到孩子残疾或重病以后,对于如何申请救济、利用社会帮助不太明白,我们将帮助他们链接各地民政系统的政策、慈善总会和红会的资源,安全岛应该是最后一道防线。”

    “应加快普及儿童福利院”

    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昨晚在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解释说,这是我国儿童福利制度滞后的必然结果。

    王振耀表示,安全岛暂时停用的结果很无奈,因为安全岛归根结底只是一种人道主义。”他表示,解决之道应该在全国各地加快普及儿童福利院,建立起普惠性的儿童福利制度,以免大量的弃婴涌向广州这样的大城市。

    王振耀介绍说,欧洲普遍在50年代建立起了全国普及的儿童福利制度。日本则在战后首先通过儿童福利法,在国内所有的社区一级建立起儿童福利机构,收养当地的弃婴。中国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普及儿童福利。

    南方日报记者 骆骁骅 李强

打印本页


图集推荐

南方日报

A05: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