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更好的体验,请使用竖屏浏览
02

穗企西行黔货东送,唱响强产业兴消费协奏曲

广州 打造东西部扶贫协作新范式

    纳雍土鸡又名“滚山鸡”,是为贵州省十大优质特色禽产品。图为滚山鸡冷冻链生产线。鲁力 摄

    贵州都匀,层峦叠嶂,郁郁葱葱。石头造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的生产车间内,工人们把取自天然无机矿产的石塑母粒放进机器,加热、吹塑、印刷……一批批可以自然降解的环保塑料袋、包装箱走下生产线。

    毕节市威宁县,日照强温差大,土豆种植高产品优。然而,“菜贱伤农”时有发生。对接湾区企业,促成产销合作,活用直播带货……广州让威宁土豆走出深山。

    兴产业,强支撑,着力增强贫困地区“造血”功能;拓渠道,创品牌,多方联动聚力强推消费扶贫……一家家广州企业西行入黔,一车车贵州“山货”走向大湾区,唱响一首东西部扶贫“协奏曲”。

    路虽远,行则将至;事虽难,做则必成。截至2019年底,广州对口帮扶贵州毕节、黔南,助力逾180.49万人脱贫,14个贫困县摘帽,2666个贫困村出列。

    举全市之力,集全市之智。广州正争分夺秒,攻克最后堡垒,全力助推受援地区打赢脱贫攻坚收官之战,坚决完成党中央和省委赋予的政治任务,为决战脱贫攻坚、决胜全面小康做出广州贡献。

    ●撰文:谭超 冯艳丹

    产业兴

    最大限度激活“沉睡”资源

    三年前,广州石头造环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曾聪决定把公司大本营搬到贵州省黔南州。“产品可以实现自然降解,符合国家的环保趋势,我们为贵州引入了一个全新的产业。”他预计,“全部投产后,石头造产值将达133亿元,解决近1000名贫困人口的就业问题。”因为石塑制成品结实耐用、环保、防水的优良特质,公司生产的产品已经飞出了贵州大山,远销海内外。

    与西部贫困地区相比,东部地区在资金、技术、人才、市场、管理、信息等方面拥有较大优势。广州企业来到贵州,最大限度激活了沉睡的资源禀赋。

    近年来,广州把产业帮扶作为脱贫攻坚的主攻方向,坚持“输血”与“造血”并重,大力培育和发展特色产业,着力提升贫困地区的造血功能。刺梨、生猪、蔬菜、南瓜、鲜花“五大产业”开花结果,助力贫困地区“招商引资”“农货出山”“迎客旅游”,辐射带动贫困户增收脱贫。

    每天,在贵州省惠水县的潮映大健康饮料公司的厂房里,一批批刺柠吉复合果汁从先进的灌装机中下线。日产量可达到150吨,约60万罐,年产量45000吨……曾经藏在深山无人知的“维C之王”刺梨,如今通过深加工成饮品,搭上健康消费的快车。

    2018年底,广药集团团队在黔南调研发现,刺梨营养价值极高,但需要通过深加工,才能最大程度兑现经济价值。经过98天时间的研发,广药集团成功试产出复合果汁“刺柠吉”。此后,与刺梨有关的润喉糖、龟苓膏等产品也相继试产成功。

    产业扶贫是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也是增强贫困地区造血功能、帮助群众就地就业的长远之计。

    进入9月,在毕节七星关区生机镇谢家村,漫山遍野的刺梨挂满枝头,村民们忙碌地采收。“我家今年的产量预计有20吨左右,大概能收入6万多元!”石国友是村里的刺梨种植大户。

    一个月前,广药王老吉刺柠吉科创基地就在石国友家门口挂牌成立。在刺柠吉系列产品的带动下,毕节刺梨鲜果年采购量就达5000吨以上,石国友和村民们的刺梨不愁卖。去年以来,刺梨系列产品销售超过1亿元,带动贵州刺梨生产加工企业销售额同比提高30%以上。

    一批批粤企来到贵州,一个个新的产业在贵州崛起,一个个新的品牌从贵州走向全国。

    2017年以来,广州先后引导227家企业落地毕节黔南,实际投资117.88亿元,带动12.78万多名贫困人口增收,王老吉、石头造、文博3D打印、中汉口腔、海大、聚能力等一大批实力企业在当地落户投产。

    消费旺

    大湾区市场带动农货出山

    在广州企业沿着东西部扶贫协作通道“西进”的同时,西南大山的产品一路“向东”,嵌入大湾区经济循环链。在千年商都广州超强带货能力的加持下,贵州农产品走出大山,成了不愁卖的香饽饽。

    走进贵州惠水县好花红镇弄苑村,这个全省最大的佛手瓜种植基地矗立着一个电子牌,实时显示着千里之外广州江南果菜市场的的收购价格。三年前,广州市启动对口帮扶,佛手瓜走向了规模生产。今年,这里入选粤港澳大湾区“菜篮子”生产基地,只需10小时,新鲜采摘的佛手瓜便可放上湾区的货架。

    自广州对口帮扶以来,一批批独具高原特色的农特产品跨越高原,走出山区,被送往千里之外的大湾区千家万户,实现“西菜东送”。

    大情怀,真心实意搞帮扶。政府牵线引导,市场配置资源,产业优势互补,东西部扶贫协作的空间正不断拓展,一幅融合发展的画卷徐徐展开。    

    “咯咯咯,咯咯咯……”走进纳雍县张家湾镇普洒社区(青年鸡)养殖场,鸡鸣声不绝入耳,贫困户张进忙配制饲料,妻子李琴忙给鸡喂食。未在养殖场务工前,张进夫妻务农为生,生活拮据。2019年9月,广州天河区援建的养殖场开业后,夫妻俩就成了固定的“上班族”。

    纳雍土鸡又名“滚山鸡”,受今年受疫情影响,贵州滞销的土鸡超过20万只。广州市协作办、广东省第一扶贫协作工作组与中洲农会等扶贫骨干企业、平台联手,启动了“纳雍土鸡出山大会战”,探索从山林到餐桌的全链条“一站式”消费扶贫模式,帮助纳雍土鸡闯进湾区。

    为了让“滚山鸡”具备价格竞争力,广州创新实施了“双向联盟”的供销模式。一方面在产区建立生产联盟,通过当地政府和扶贫干部,把分散在各处的土鸡养殖基地整合起来,统一拓展市场,同步加大育苗投放,稳定供应。另一方面,依托广州消费扶贫联盟,统筹成员企业,在线上线下多个销售平台统一为“滚山鸡”做好“出山进城”的产销对接。

    集众心、聚众智、合众力,广州统筹社会各方力量打出“组合拳”,构建上下联动、横向联合、齐抓共管的“大扶贫”格局,推动脱贫攻坚工作取得决定性进展。

    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广东市场销售纳雍“滚山鸡”超1000万元,并推动每单物流费用由40元降至15元,助力土鸡产业成为当地贫困群众稳定脱贫的重要支撑。

    消费扶贫作为社会力量参与脱贫攻坚的一种途径,对调动贫困人口积极性、促进贫困地区产业持续发展有着重要作用。近年来,广州坚持聚焦“农货出山”,充分整合优势资源,积极搭建平台、拓宽销路,促进产品产销精准对接,充分释放广州消费市场的巨大潜力和强大动能。

    2019年,广州消费帮扶地区农特产品超30亿元,排在东部帮扶城市前列,得到国务院扶贫办的充分肯定。截至目前,广州市场仅销售毕节、黔南两地农产品就达40.59亿元,带动26.21万贫困人口增收。

    育人才

    职教一人就业一人脱贫一家

    今年7月,在广州港集装箱码头,34个来自毕节职教城的孩子走上了大型机械司机的岗位。拿着每月7000元的工资,他们从“山里娃”变身为现代大都市的职业人。

    职教一人,就业一人,脱贫一家。西南地区的人力资源经过细心打磨,精准对接,成为大湾区经济链条中宝贵的人才资源。

    要拔穷根,关键在人。广州积极探索打造特色帮扶模式,创办多个精准培育定向就业的“订单班”。以用工需求为导向,深入推动实施“广东技工”“粤菜师傅”“南粤家政”三大工程,采取校校合作、校企合作方式,通过“订单式”办班模式,促进人才培养与企业用人需求的无缝衔接,实现校企双赢、优势互补、资源共享,同时为贫困学生搭建一条更为稳定快捷的就业通道。

    近年来,广汽、广建、广药、广州港、广州地铁、广州酒家等10多家国企,雪松集团、广州谷丰健康、广州51家庭管家等多家民企,与毕节职业技术学院、毕节工业职业技术学院等院校,合作开办订单班,免费就读,定向就业,实现“招生即招工,入职即入群,毕业即就业”的目标。

    截至目前,广州在毕节、黔南职业院校举办“三大工程”订单培养班共42个,招生学生1647人,建档立卡贫困生占比达56%。今年7月,首届首批“广东技工·广州港班”的34名毕节贫困学生毕业即就业,月收入在7000元以上。

    培育内生动力,提升劳动者素养和职业技能,让贫困地区群众在市场经济中具有自我生存能力和竞争能力,才能实现脱贫高质量、成果可持续。

    上市公司欧派集团的石雨富今年26岁,来自广州市白云区对口帮扶的贵州平塘。来广州前,他的家庭在当地是建档立卡的贫困家庭。石雨富读完中职后,父母已倾尽所有。2016年,他成为了欧派集团流水线上的一名工人。如今,扣除社保、公积金,年薪已经超过10万元。“不仅脱贫了,家里还盖了新房!”他说。在欧派集团,来自贫困地区的员工共有近350人。

    广州正在劳务协作上全面发力,广州与对口帮扶地区人社部门加强对接,出台落实招聘、培训、稳岗等奖补政策,联合开展线上线下招聘活动,先后推送空缺岗位7万多个。疫情以来,按照“分批有序错峰”要求,支持援建两地的155个扶贫车间全部复工复产,吸纳贫困劳动力就业3457人;采取“专机专列专车”等举措,“点对点”帮助贫困劳动力返程返岗和外出务工,两地贫困人口返粤复工12272人;组织开展技能培训65场次、2771人次,在穗建设广州-毕节“山海心连之家”服务站13个,新增广东就业9764人。

    大布局,多层多维强保障。在2018、2019年国考中,广州的东西部扶贫协作工作综合成效考核结果被评定为“好”,受到中办、国办通报表扬。目前,决战脱贫攻坚、决胜全面小康已经进入倒计时。广州坚持全面对中央要求,正采取超常规力度和举措,查漏补缺,固强补弱,组织实施“百日攻坚”计划,集中火力攻克最后堡垒。随着东西部扶贫协作向纵深推进,要让脱贫成果经得起历史和人民检验,广州正在奋力续写新的篇章。

    ■对话

    广州大学南方治理研究院副院长谢治菊:

    “广式帮扶”是制度优势转化为

    治理效能的典范

    作为改革开放前沿城市、广东省会城市,广州一直践行“先富带动后富”的理念,把帮助贫困地区加快发展作为义不容辞的政治责任,尽己所能,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疫情发生以来,广州市以更有力的行动、更扎实的工作推动东西部扶贫协作,集中力量攻克贫困的难中之难、坚中之坚。

    总结广州过去成功的帮扶经验,展望下一阶段的扶贫攻坚工作。广州大学南方治理研究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谢治菊分享了相关看法。

    问:广州在东西部扶贫协作中积累了哪些有益的经验?

    谢治菊:近年来,广州先后围绕组织领导、人才交流、资金支持、产业合作、劳务协作、携手奔小康六大方面的内容,推动东西部扶贫协作,成效显著,经验丰富。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一是加强顶层设计,建立高层领导的常态化互访机制;二是精准谋划项目,确保协作领域的多渠道资金支持;三是激发内生动力,实现干部人才的多边性交流学习;四是推进产业合作,推动产业领域的科学化优势互补;五是深化劳务协作,促进劳务市场的精准化用工对接;六是引导社会参与,构建志智双扶的多层次结对体系。

    问: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你认为教育帮扶在东西部扶贫协作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作为广东省的教育强市,广州应如何发挥自身的优势?

    谢治菊:东西部扶贫协作的主要目的在于提升民族地区和贫困人口的自我发展能力,形成稳定脱贫和持续发展的有效机制,关键在于教育帮扶,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然而,受体制机制、政府政策、思想观念、行为模式等因素的影响,东西部扶贫协作在理念、人才、资金和项目等方面还存在一些制约因素,因此需要激发东西部扶贫协作的合力,从教育这一基础性要素入手,阻断贫困代际传递。正因如此,广州在东西部扶贫协作中高度重视“教育帮扶”。

    目前,广州在东西部教育扶贫协作的主要方式是“组团式”教育帮扶,选派优秀管理人员、支教队伍、培训团队,专门针对民族地区一个贫困县或一所薄弱学校开展的教育对口支援新模式。如广州对口帮扶的贵州黔南州与毕节市,已有814所学校建立了对口帮扶关系。东西部教育扶贫协作具有高度的政治全局性,有助于促进贫困地区经济发展,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此外,广州也把职业教育作为东西部教育扶贫协作的重点领域,在管理重塑、师资培养、学生发展等方面已取得显著成效。

    东西部教育扶贫协作所组建的帮扶团队,是一个学习共同体、情感共同体、价值共同体,这就要求在东西部教育扶贫中推进协同治理。实现帮扶理念从单独、协作到合作的发展,帮扶目标从“输血”“造血”到“献血”的发展,帮扶内容从支教、培训到管理的发展,帮扶工具从经验到数据、区块链技术的发展。

    问: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不是终点。在新的起点上,广州应该如何优化帮扶工作,继续作出贡献?

    谢治菊:长远来看,广州在东西部扶贫协作中要立足国家区域发展总体战略,深化区域合作,推进东部产业向西部梯度转移,实现产业互补、人员互动、技术互学、观念互通、作风互鉴和共同发展。

    具体而言,在接下来的东西部扶贫协作中,广州可以在理念、人才、资金和项目等方面继续着力优化,建议如下:一是厘清国家、市场、社会在东西部扶贫协作中的作用,逐步引导东西部扶贫协作机制从政府主导向市场主导、社会主导转变;二是构建个体、家庭、社区、社会四个维度于一体的帮扶模式,建立相对贫困志智双扶长效机制;三是强化共同体思维意识,推动东西部扶贫协作真正成为学习共同体、情感共同体、价值共同体;四是实现精准扶贫与乡村振兴的有效衔接,促进东西部扶贫协作能力与协作体系的现代化;五是运用大数据、区块链、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促进东西部扶贫协作决策机制、管理机制、监控机制、考评机制的科学化与智慧化。

    无论从协作机制、协作关系还是协作成效、协作影响来看,广州开展的东西部扶贫协作都是真正将制度优势转化为治理效能的典范,对于提炼东西部扶贫协作的中国模式、中国经验与中国方案,讲好东西部扶贫协作的中国故事、中国智慧与中国情怀均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值得在全国推广。

    ■数读

    资金帮扶

    2018年、2019年分别投入财政帮扶资金7.89亿元、9.395亿元,年增长19%。今年广州向毕节市、黔南州投入财政帮扶资金10.71亿元,同比增长13%。

    人才支援

    截至2019年底,广州先后选派2189名专业技术人才到毕节黔南挂职工作,先后协助两地培训党政干部4387人次、各类专业技术人才5.03万人次。

    易地搬迁

    累计投入财政帮扶资金7.8亿多元用于两地搬迁点学校(含幼儿园)、医院(含卫生室)项目建设,实施扶贫项目133个。

    志智双扶  以医疗、教育为重点,在毕节、黔南17个贫困县各选择一所医院和学校开展“组团式”帮扶。按照“5+2”模式(即帮扶建立5个有特色的专科、1个急救中心和1个重症监护室),对毕节、黔南4家市(州)级医院以及22个县人民医院进行组团式帮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