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更好的体验,请使用竖屏浏览
02

“靶向发力”,在高质量发展中实现共同富裕

    ●张 璟

    实现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也是一项伟大的工程,一代又一代共产党人以久久为功的战略定力为之奋斗。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到2035年,“人的全面发展、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为明显的实质性进展”,十九届六中全会进一步强调“全面深化改革开放,促进共同富裕”。由此可见,我们党牢记初心使命,为加快实现共同富裕确定了时间表。如何如期实现共同富裕,既是全党上下紧迫的政治任务,也是重要的现实命题。

    精准把握实现共同富裕的主要矛盾

    2020年底,我国如期全面完成脱贫攻坚目标任务,消除了绝对贫困。但消除绝对贫困只是迈向共同富裕征程中的重要一步,我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仍然突出,区域间、城乡间经济发展及居民收入分配差距依然较大,成为实现共同富裕的最大制约。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当前,我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仍然突出,要自觉主动地解决地区差距、城乡差距、收入差距等问题。这为我们清晰指明了实现共同富裕的主要矛盾,我们必须抓住问题的“牛鼻子”,有的放矢、靶向施策,避免走弯路从而影响伟大目标的顺利实现。

    经济高质量发展是实现共同富裕的前提

    从词意上理解,富裕的意思是经济宽裕、财物充足,是一种财富现象,既可以指个体家庭的富裕,也可以反映全社会居民的财富状态。中国共产党人提出的共同富裕目标因“共同”二字而对整个社会财富的总量规模和合理分配提出了更高层次的要求,即全体人民均要达到富裕状态,与人类社会低物质水平下协调应对“不患寡而患不均”利益矛盾的平均分配截然不同,充分反映了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使命和责任担当,也彰显了我国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共同富裕不能是“空中楼阁”,必须做大社会财富蛋糕,为实现共同富裕夯实物质基础。新中国成立以来,一代又一代中国共产党人矢志不渝为之探索奋斗。统计显示:2010年,我国GDP达到了40万亿元,人均GDP为2.97万元,外汇储备2.85万亿美元,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2021年,我国经济规模突破110万亿元,按年平均汇率折算,经济总量达到17.7万亿美元,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到25%左右,人均GDP则突破8万元,超过世界人均水平,中国稳居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是,一些地区依靠消耗大量资源实现经济增长,集约化程度低,属粗放式发展;一些地区过于追求经济的快速发展,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导致环境治理成本极高,先富起来的代价很大,甚至得不偿失;还有一些地区制定出台的经济发展决策短视,未能统筹好当下和未来,违背代际公平原则透支了资源,不利于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显然,粗放式的经济发展模式、功利式的经济发展思维难以为共同富裕提供坚实的物质基础和良好的社会环境。

    2017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推动高质量发展是保持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必然要求,是适应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变化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必然要求。十九届六中全会指出:“立足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构建新发展格局、推动高质量发展,全面深化改革开放,促进共同富裕,坚持在发展中保障和改善民生,协同推进人民富裕、国家强盛、中国美丽。”经济高质量发展既是中央审时度势的经济政策安排,也为实现共同富裕指明了方向,只有通过经济高质量发展,做大做强做优社会财富“蛋糕”,才能为实现共同富裕提供坚实物质保障。

    切好“蛋糕”是实现共同富裕的关键

    通过经济高质量发展做大做强做优社会财富“蛋糕”,还需切好即分配好“蛋糕”,才能保证共同富裕较好地实现。地区差距、城乡差距、收入差距是实现共同富裕的主要矛盾,因此也是分配好“蛋糕”的重点所在。

    对于缩小地区发展差距,要加大财政支持力度,深入实施区域协调发展战略,加快缩小东中西部发展差距,并重视我国南北发展差距的新动向。着力建立以促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为目标的公共财政体系,加大对中西部地区尤其是脱贫地区的财政转移支付力度,缩小与东部地区的基本公共服务差距,使不同区域居民享有均等的就业、住房、教育、医疗机会以及良好的生活环境。

    对于缩小城乡发展差距,一方面,要促进城乡融合,打通生产要素城乡流通的“梗塞”,不断提升人力、资本、技术等生产要素在市场机制作用下的互动频率,最大化释放要素潜力创造社会财富,特别是加快农民工市民化身份改革步伐,并以人的流动为“靶向”优化财政投入方向,使其公平享受住房、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共享市民福利。另一方面,要保持财政投入强度有效巩固脱贫攻坚成果,防止返贫,进而结合实际逐步调整优化支持重点,大力推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助力农村居民通过就业创业、发展产业等途径增收致富。

    共同富裕不是无差别的财富均等,而是要形成“中间大两头小”的收入分配格局。为此,要充分尊重市场机制的效率原则,依法保护居民的合法财富,并加强鼓励其积极创造财富的行为活动。在此基础上,政府扮演好二次分配角色对社会财富予以调节,通过税收等手段对高收入群体收入予以调节,通过加大财政投入,织密织牢社会保障体系网,增加老弱病残等低收入群体收入。此外,大力弘扬中华民族团结互助友爱的传统美德,鼓励公益捐赠的第三次分配,发挥“温柔之手”的潜在力量主动分享个人财富“蛋糕”,也是推动实现共同富裕的重要力量。

    作者单位:广州航海学院

©2016 南方日报 版权所有